必去看 > 科幻小说 > 银行小白成长记 > 第三十六章 弟弟的去世

最新网址:www.xbiquke.com
    夜已深了,路灯静静的开,屋里却是灯火通明,很明亮。“小学想选一个好一点儿的,敬业路小学啥的,我们搬到了敬业路小学学区房,不过估计还得找人吧。”白素回应着海新。

    “敬业路小学是不错,就是不好进。”海新说出了大实话,这座城市里的人都想送孩子去敬业路小学。

    舅妈本想拜托海新帮助凡儿进敬业路小学,后来一看海新家里,基本上也是普通家庭,根本无力帮忙,就没有开口。

    “我们还是走吧,天色不早了。”白素其实最近一直很衰,她无力反抗与李海哲的婚姻失败,也无力反抗命运。有生之年,她第一次感觉,自己是如此的挫败。她之前总感觉自己的命硬,可以克服一切阻挠,但事实上,现实给了她沉重的一击。

    海新赶紧送白素这一家子人下楼,他突然发现凡儿在看着自己,一脸的憧憬。

    “凡儿,你长大了,要乖哦……”海新跟凡儿讲道。

    “叔叔,我知道,我喜欢你呀叔叔。”凡儿稚嫩的眼睛里,充满了开心。

    “你喜欢叔叔什么呀?”海新一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啥都喜欢,你哪儿都好。”凡儿一个字一个字吐着,很认真的样子。

    “白素,看来我比较有孩子缘。”海新摸了摸凡儿的脑袋,笑着对白素说道。

    “唉,海哲其实也是这样的,就是他……”白素无力的说着。

    “海新老师,以后还得请你多包容我们素。”舅妈拉着凡儿,说道。她其实也心疼白素,感觉李海哲太不厚道,但是也没办法。

    几个人离开了,但是白素还是始终无法释怀,她感觉自己和李海哲的关系从未如此的让她感觉亲近又无奈,亲近在于,她发现自己有些离不开李海哲,而无奈,大概就是,她又不得不向现实低头。

    那几天,白素一直宿宿的寝食难安,她一直在回忆着过去,在痛苦中无法自拔。而眼泪,也是各种纷飞,不断侵蚀着白素的躯体。

    白素也有些无力工作了,在办公室里经常发呆,好在令主任了解情况,对她比较包容,但还是叫她来了一趟办公室。

    “白素,你要振作啊。”令主任关心的说着。

    “令主任,我知道,可是很难办到。”白素低着头,感受着挫败感。

    “到底发生了什么呢?听说到了离婚那一步?”令主任感觉白素还年轻,怎么会经历婚姻的挫败。

    “都是我的错,其实也不怪他。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我都很难接受。您别问了,里面有太多的故事了。”白素想到是海新老师告诉了令主任即将离婚的事情,但是又不愿透露太多。凡儿的身份,其实很多人都在怀疑,但是李海哲当日应下来了。而现在,离婚的理由是白素无法再生孩子,却让凡儿的身份更加尴尬。

    “那你也要好好工作啊,离婚不算什么,工作丢了更可怕。女人呐,能占一头也是好的。”令主任语重心长的说着。

    “我现在才明白,工作对我来说,就是工作,但是我丈夫,我早已把他视为家人,如今家人离开,让我真的痛不欲生。我会尽快恢复的,主任。”白素又落了泪。

    “好,我等你恢复过来,重新变成那个充满活力的白素。”令主任眼神里不再是严厉,反而是体谅理解。

    白素推开了令主任的屋门,走到了自己的工位上,暗自神伤。海新在一旁看的有些心疼,但也很无奈。

    突然,白素的手机响了,那边是熟悉的李海哲的声音。

    “白素,今天下午去民政局,咱们把婚离了吧。没什么财产纠纷,我为了你做的那些,我自己承担。”李海哲的声音里,有冷漠,有歉疚,也有祝福。

    “好,下午见。”白素不知怎的,回复的也很冷漠,她其实非常悲伤,也很痛苦,但是不想表现的那样卑微。

    中午白素并没有吃饭,而是在工位一直哭泣,她感到自己很无力,很难受。

    海新把一份饭端了过来,递给了白素,白素看了一眼,又还给了海新。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你不怕饿?”海新还是一如既往的幽默。

    “吃不下,今天下午去离婚。”白素虚弱的说着。

    “你不是一个强人吗?强人你知道的,要勇敢的面对各种挫折考验,要坚强。”海新试图鼓励白素。

    “那我估计做不成强人吧,只可能是个弱者。”白素叹了一口气。

    “你可以是的,我相信你,就是感觉,你就是可以很棒的那种。”海新很想宽慰白素。

    “那我可能要让你失望了,好难好难,我做不到当一个强者。”白素的眼泪又哗哗的落了下来。

    海新知道多说无益,便不再多言,只给白素拿了纸巾递过来,偷偷的观察着白素,怕她出事。其实共事了这么久,海新很了解白素的为人了,他一直觉得白素很出色,欣赏白素,其实也有偷偷的暗恋白素,但这都是他心里的小九九,他知道不可能,要逾越的鸿沟,太大了。

    下午,白素早早的去了民政局门口,在那里,她看到了李海哲和陆贞儿,陆贞儿的肚子越发的明显了。

    “白素,走吧。”李海哲只向白素打了一声招呼,就和陆贞儿一起走了进去,他和白素坐在了4号办理台,等待结果。

    “两口子都这么年轻,离婚???”工作人员不解的问着。

    “是的。”李海哲回头看了一眼陆贞儿,工作人员秒懂,不再多言,眼睛里却对白素充满了同情。手续办理好了,李海哲还想对白素说些什么,就给陆贞儿一个眼神,然后和白素一起在大厅里做最后的告别。

    “白素,我还是想说对不起,我辜负了你,但是,希望你可以一直好好的。”李海哲还是很有歉意的。

    “再多的话,都抵不了伤痕,我祝福你。”白素还是那样冷淡,似乎都忘记了这些天的眼泪。

    “我也祝福你。”李海哲想到了很多很多,包括对于凡儿,他也很愧疚。但是,他在临走之前,也还是帮了白素一把,大概这就是,人走情未了吧。

    白素走了出来,没有回头,径直的往前走,只有眼泪在落,只有悲伤在弥漫。突然,她看到了海新的车,海新也来了。

    “白素,走,上车。”海新给白素讲道。

    “去哪里?”白素不解的问着。

    “带你周游一下,散散心。”海新笑着说道,他不是不知道白素此刻的悲伤,就是简单的想带动白素的情绪。

    “可我……没有心情……”白素叹了一口气。

    “走嘛,你不看看外面的世界,怎知生活的美好?”海新走了过来,帮白素开了门,把白素推进了车里。一边,自己又跑了过去驾驶座,开动了车子。

    这边,李海哲看到了海新和白素,感到了一丝慰藉。但是陆贞儿并不这样想,她啐了一口,说道:“臭不要脸。”

    “贞儿,你在说什么?”李海哲问道。

    “没什么,你不觉得还没离婚就恋爱,她其实也不忠诚么。”陆贞儿看不懂李海哲的情绪,也看不懂白素,但她就是讨厌白素,搞不懂为何全世界都在与白素为敌的情况下,还是有那些人,在跌跌撞撞奔向她。

    “她做的对,不然我会更愧疚。”李海哲说出了心里话。

    “你愧疚????那你复合去呗,甜言蜜语哄我,又对那个女人愧疚起来???我真的是看不懂……”陆贞儿开启了吃醋模式。

    “你看你说的,你和孩子在我心里是最重要的,别的我都不在意。”李海哲搂起了陆贞儿,亲了一口。

    “孕妇受不了刺激,你注意一点儿。”陆贞儿像个公主一样,发号施令。

    “遵命,mylady”李海哲笑着回复道。

    “这还差不多。”陆贞儿白了李海哲一眼,两个人甜蜜的离开了。

    那边,海新带着白素去了郊区,白素对郊区熟悉,那是曾经的家,她并不陌生。

    “海新,你是想拐卖我吧?”白素问了一下海新。

    “是滴,你的肾值钱。”海新笑着回复道。

    “这一带我比较熟悉,你难不住我。”白素情绪好了很多,不再落泪。

    “所以,请地陪白导指引我方向。”海新还是笑呵呵的。

    “到哪里去?”白素不解的问着。

    “去乡村看看,我已安排好了。”海新胸有成竹的说着。

    白素一直看着路两旁,感受到了童年的气息,她想到了很多,也想到了当年的李海哲,眼泪又落了下来。

    “哭什么嘛?”海新想让白素高兴,看到白素落了泪,不知所措。

    “我想到了很多很多,没事儿,你专心开车吧。”白素把头转向另一边。

    很快,他们到了郊区村庄的学校,里面的孩子们,正在快乐的玩耍,上着体育课。

    “白素,你看,这些孩子,多快乐啊……”海新说完,又指了指孩子们。“你看,孩子们,穿的破破烂烂,脏脏兮兮,但是很快乐。你想想咱们,吃穿不愁,但是却失去了初心,人呀,不快乐的话,就什么也没有了。”

    海新看着白素,眼神里是满满的关心。

    “或许吧,但我很难走出来,我知道对自己不能这样。”白素叹了一口气。

    “你看看你,都瘦成皮包骨头了,不能这样,你还有凡儿呢,他看到你不振作,又会怎么想?女子本弱,为母则刚,你需要给凡儿活下去的勇气和力量。”海新说的很有道理。

    “凡儿,唉,生他就是一个错误。”白素想到了这一切,如果不生凡儿,或许就不会有这些后来的事情了。

    “万事万物,都有轨迹的,不生凡儿,还会有其他的事情打扰你,还是会离婚的。抛开这些,你想想,为了你自己,也要坚强。”海新看着很透彻。

    “你又是怎么离了婚的?”白素反问着海新。

    “悠悠妈妈,去了国外,没有再回来了。”海新想到了自己当单亲爸爸的道路,也是沉默了。

    “都不容易,都要坚强。”白素沉沉的说着。

    “是啊,为了孩子,也为了自己。”海新附和着白素,突然,白素的手机响了,是舅妈。

    “素,你快回来吧,你弟弟刚才……刚才……”舅妈说的很结巴。

    “弟弟怎么了?他怎么了?”白素问着。

    “猝死了……在外面跟人打架被发现的,还没打,就先猝死了。”舅妈说完了事情,由于郊区信号不好,白素挂了电话,和海新一起火速赶回了市里。

    等他们赶到医院的时候,医生都在叹气,救护车赶到的时候,白素弟弟已经停止了呼吸。

    “舅妈,怎么回事儿?”白素问着舅妈。

    “不知道唉,听到消息的时候,他人已经去了。”舅妈看到了海新也来了,感觉白素又有了新的桃花,但她更想劝白素慎重考虑。

    “海新老师,我想和素儿单独说话。”舅妈对海新说道。

    “没问题,我出去看看。”海新离开了。

    舅妈握住了白素的手,语重心长的说着:“素儿,你刚离婚,就打算和海新老师在一起吗?”

    “没有,舅妈,我们只是朋友。”白素回复着。

    “舅妈这个年纪了,什么看不出来,你不要糊弄我。我想跟你说心里话,不要选同事,慎重选择。”舅妈叹着气。

    “舅妈,你真的误会了,我们什么也没有。”白素很认真的回复着舅妈。

    “舅妈知道你苦,孩子,但是为了咱家的名声,为了凡儿,你也要挺住。办公室里,闲人碎语太多了,你不是不知道,不要再选择同事了。过几年,如果有机会,再找吧。”舅妈很为白素的名声和处境着想。

    “感谢你,舅妈。”白素感到了一阵莫名的感动,眼前的人,如果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就好了。

    “弟弟的情况,有些诡异,我想调查一下。”白素说出了心中的疑虑,感到不可思议。

    “那就先报案吧。”舅妈也不知道,这一查,最终导致了李海哲的悲惨命运,但是她们此时都不知情,白素也从未想过,这是李海哲在他的观点里,对于白素的补偿,帮她除掉烦人的弟弟。
最新网址:www.xbiquke.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