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去看 > 科幻小说 > 银行小白成长记 > 第三十一章 凡儿

最新网址:www.xbiquke.com
    李海哲的小店开的风生水起,一方面他的人缘好,认识的朋友多,另一方面,陆贞儿都给他最低价,又是货真价实,自然生意做得不错。他甚至在商场里开了一个护肤品的店,卖大牌护肤品。

    转眼间,凡儿已经从那个吃奶的娃娃变成一个3岁的小男孩儿了,他很懂事,很懂得体谅妈妈的不易与艰辛,小小年纪就露出了男子汉的一面。白素一直很疼爱自己的孩子,但她不知的是,以后经历的痛苦会更多。有时候孩子的小时候和长大反差是很大的,小时候的乖巧,长大后的叛逆,都是对应的。

    已到了一年的4月份,虽然这几年白素有被令主任打磨,公文写的相对出色了,但跟海新和韩涵老师他们差距还是比较大,她的基础不好。但是摄影,却成了省行办公室的招牌,白素的摄影技术越来越好,拍出来的人物都是清晰的、有精气神儿的、美的。白素的弟弟,也被送去了少林寺几年,偶尔觉得太苦会回来,凡儿三岁这年,正是他放弃少林寺的时候,他坚定的回来了。

    这天,李海哲和白素在家里谈论着怎么办,两个人忧心忡忡。“海哲,弟弟要回来了,该怎么办?养他一辈子?”

    “别担心,一切有我。”李海哲坚定的说着。

    “凡儿也该上幼儿园了,舅妈为奇奇愁的很,我看经常不上心。咱们也得物色一个幼儿园了,再给奇奇物色一个好的对象。”白素悄悄说道。

    “可以啊,你看看你省行有木有呗。”李海哲笑着说道。

    “没有唉,都有对象了,我在省行的朋友不多,目前就韩涵,陈洁她们,财务也有一个好友,就是已有娃了。”白素说道。

    “让凡儿去红绿灯幼儿园吧,那个幼儿园就在咱们旁边。我找找人问问吧,看看怎么操作。”李海哲说道,他越来越信奉找人好办事儿。

    “别找人了,我去一趟问问门卫或者招生处就可以了。”白素感觉这个小事儿不用找人。

    “那你试试?反正我感觉不找人不行。”李海哲说道。

    于是,第二天上午,白素请假去了红绿灯幼儿园,到了门口,保安不让进。

    “干什么的?”保安问道。

    “想咨询一下孩子怎么入学啊,保安大哥。”白素诚恳的说着。

    “户口本地吗?这儿有张表,带上表里需要的东西,再来一趟办理吧。”保安说道。

    “是本地的,感谢保安大哥。”白素说道,然后接过了表。上面写了一些必带的东西,还有各种费用,算一算,孩子上幼儿园,就得吃掉他俩一个人的工资。

    晚上,白素跟李海哲商量这件事儿,李海哲认为上不上幼儿园意义不大,在家里照样可以成才。

    “你这观点偏激了啊,幼儿园是必须的。咱们哪个没上过幼儿园?凡儿……”白素感觉李海哲最近不太对劲。大概从一年多前他开店开始,就不太一样了。

    “反正是你的孩子,你随意吧。”李海哲说完,就去洗漱去了。

    白素听完这句话,气不打一处来,但她忍了,毕竟是自己最亲近的人,应该更加友善。这一年多来,白素越来越感觉自己在李海哲那里不重要了,不知为什么。她也变的越来越想讨好李海哲,反而更加乖巧起来。

    凡儿的手续很好办,9月份,凡儿就入了幼儿园。但是,并不会有平静的日子。应露派人散发了一些传单在白素小区里,都是讲的白素是个坏女人,让凡儿在幼儿园的日子并不好过。

    这一天,幼儿园的小朋们都在吃饭,凡儿先去上厕所,来晚了,吃了一口就吐了出来,原来是牙膏。

    “谁干的?”老师严肃的问着。

    一片寂静,没有人回应。

    “快说,是谁干的?”老师看着一个个小朋友们。

    “老师,他的妈妈,是个坏女人!我们不愿意跟他一个班!”一个长的壮壮的男孩子说道,和凡儿纤瘦的外表比起来,他真的显得很胖很有力。

    “谁说的?李一凡是个好孩子,你们不要诬陷。”老师很正义,说道。

    “他又不是他爸爸的儿子!”另一个瘦瘦的男孩子说道。

    “他是外面的人的儿子!”刚才那个壮壮的小男孩又发话了。

    “肯定是你俩搞的鬼,赶紧的,站外面去!”老师命令道。

    两个小朋友似乎很委屈,瞪着凡儿,凡儿也很委屈。

    但他莫名感觉母亲很不容易,知道是有冤情,所以不再难受,想办法去反击就好了。

    中午睡觉的时候,他本想在壮壮的小男孩的杯子里加食盐,结果突然听到了一个温柔的声音,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

    “你不要那样做,对你不好的,他们会揍你的。”那个女孩子说道。

    “可我……”凡儿被发现,一时语塞。

    “你就做好你自己就好啦,让大家都喜欢你就好啦。”女孩子想的很简单,也很纯粹,凡儿感到了一股清流。

    “听你的”凡儿说道。

    就这样又过了几个月,有一天,凡儿正在操场上玩皮球,突然,皮球被壮壮的男孩子扔到了很远那边。

    “坏女人的孩子,捡去吧,哈哈哈。”这个男孩子说道。

    凡儿无奈,只好过去那边捡球,突然看到那边的空教室里,校长正和那天那个劝自己的小女孩在一起。校长在上面压着,小女孩在下面痛苦的无力的喊着,虽然声音很微弱。

    凡儿不知发生了什么,他还不懂,但他看到小女孩的表情,知道一定是让她痛苦的事儿。但他没有声张,而是躲在了墙后面,不一会儿校长就潇洒的出来了,小女孩很慢才穿好裤子出来。

    等她出来,凡儿拦住了她,问道:“校长在做什么?”

    “我也不知道,说是对我好的事情,但是很痛。”小女孩不知所措。

    凡儿感到事情一定不简单,他马上去了电话亭,打电话给了白素。“妈妈,校长和一个小女孩在做奇奇怪怪的事儿,我感觉不对劲儿,妈妈。”凡儿虽然在电话亭打电话都艰难,够不着,但是还是很努力的想说明白。

    “等等,我问问你爸爸。”白素本想挂掉,谁知凡儿突然问道:“妈妈,他们都在骂我,难听话,说你是坏女人,说我不是爸爸的孩子。我是吗?”

    白素不说话了,眼泪落了下来,她也有脆弱的时候,听着儿子天真的声音,感觉亏欠了儿子很多很多。

    “你是的,不要理他们。”白素宽慰儿子说道。

    那边,白素给李海哲打电话问该怎么办,他俩的直觉都是一样的,校长在肆意的强奸。

    “海哲,我们该怎么办?”白素问道。

    “举报,匿名举报!微信散播……”李海哲其实是个很有手段的人,他的正义感还未消失。

    ……

    那几天,白素照常送凡儿去幼儿园,她心里在期待着可以将这个罪人校长绳之以法。那个平时笑眯眯的校长,真的是有丑恶嘴脸。那边,李海哲也在给报纸匿名举报,但是报纸需要他的实名,不得已,用了白素的名字。

    很快,消息传遍大街小巷,小女孩的父母带她去医院进行了检查,然后让警察取了样,但是因为是白素的名字,校长那边也是声讨,说白素本身就是个坏女人,感情生活混乱,她的举报不足以为信。两边形成了胶着的态势,但是警察还是逮捕了校长,证据确凿。

    幼儿园随之就解散了,不再开门了。

    这天,凡儿和白素一起出去玩,白素抱着他,他已经很重了,但白素还是疼爱他,不舍得让他走地上。这个时候,迎面走过来了那个小女孩和她的爸爸,两个人看到白素,都不约而同的转头就走,不再理会。白素也理解,人家发生了那么大的祸患。谁知,又遇到了那个壮壮的男孩子,他却走了过来,给凡儿打招呼。

    “你做的好,我爸爸妈妈都说你救了我们大家。”男孩子竖起了大拇指,又说道:“我叫齐若轩,以后想跟你做朋友。”

    “感谢你啊,好朋友。”凡儿还不知什么是感动,就觉得挺高兴的。

    “那个女孩子叫房佳玲,她一家人都恨透你了,她也说你太狠毒了,我妈妈让我提醒你小心。”若轩说完就走了,没有更多的话,凡儿大概无法想到自己今后最好的朋友,就在此刻形成了。

    弟弟从少林寺回来了,白素一家热情的款待着,其实李海哲的变化来自于他有时候想想自己一辈子没有孩子太痛苦了,眼下这个孩子,将来又迟早认祖归宗。他有点儿想再找寻第二春,但是心里又有些放不下白素。

    弟弟回来了之后,吃饭时第一句话就是找白素要钱,他想去创业。“你知道创业有多艰辛吗?你的能力根本不可能的。”白素想给他讲明白道理。

    但其实,讲道理根本不管用。“姐,你就是心疼钱,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俩有钱。”弟弟还以为李海哲就是富豪,其实他之前为了白素,很早就跟家里断绝来往了。

    “你真的是不可理喻。”白素冷冷的说着,不再吃饭,回到了卧室里,生着闷气。

    “你不是吗?咱爸咱妈死的时候,你在哪里?!”弟弟一下子戳中了白素的痛点。

    一顿饭吃的,很是尴尬,很是凄惨。李海哲看到这个情况,心里有些许心疼白素,他打算帮白素再解决一个问题,就摊牌。其实白素和他相处的不错,平时也很少生气,互相也够爱彼此,但随着年龄的增长,李海哲越发想有个自己的孩子了。

    他偷偷托人,买了一些慢性药,可以慢慢致死的,那种会导致人忽然猝死的。他看到白素很痛苦,就想替她解决,也算是让自己不再因为自己的想法愧疚了。每天,他都在弟弟的杯子里偷偷加一些。

    这天,白素正在上班,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原来舅妈带着凡儿出去散步的时候,被几个人抢走了凡儿,舅妈她很慌张。

    “舅妈,没事儿的,我现在就报警。”白素正打算报警,突然就接到了另一则电话。

    “白素女士?”那边的声音是经过处理的。

    “是的,你是?”

    “李一凡在我们手上,想赎人,拿来100万,送到火车站这边。报警的话,就等着我们撕票吧。”那边说完,就挂了,白素也有些惊慌,怕凡儿出事儿。

    她赶紧打电话给李海哲,问怎么办,李海哲并不在意凡儿的生死,他更在意白素。于是他的观点就是报警,毕竟拿不出来这么多钱。

    “可是凡儿……”白素更在意凡儿。

    “先报警吧,然后问问警察,该怎么办。”李海哲宽慰白素。

    白素于是联系了警察,警察那边准备了一百万,让白素带着,然后在火车站那边安排好了人,打算逮捕罪人。

    其实,绑匪并没有任何经验。

    白素带着一百万,去了火车站,按绑匪的指定地点,放下了箱子,绑匪说可以走了,凡儿在她回去的路上,那边,警察安排好了人,等待谁来取箱子。

    白素突然看到了熟睡的凡儿,在一个台子上,心里特别激动,赶紧过去抱了起来。而那边,警察也抓住了绑匪,就是那个小女孩一家人。

    白素带着凡儿走了过去在,质问着:“我们救了你们!为什么!”白素此刻很不理解。

    “你毁了我们一家!还有脸说救!如果不知道那个校长的事儿,多好,我们还是幸福的一家三口。”父亲落了泪,很是伤感。

    白素有些同情,有些伤心,感觉自己或许做错了。但是凡儿突然说道:“如果不是我妈妈,可能有更多人……更多人……更多人……”凡儿还讲不明白那个意思。还会有更多孩子受害,那样的话,才是真正的悲哀。

    “但你牺牲了我们!永远不会原谅!”孩子母亲说道:“如果不是我们孩子心慈手软,说放了你孩子,我们恨不得把他千刀万剐。”然后一家人都被警察带走了,小女孩临走时幽怨的看着凡儿,凡儿也看着她,两个人都很惆怅。

    大概,这就是最遥远的距离了吧。
最新网址:www.xbiquke.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