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自怡然 > 第十七章:祭祀邪神

最新网址:www.xbiquke.com
    听到上面的提醒,孟小小回过头来,看到了正在呆呆地看着她的陆老六。

    陆老六看到她的回转过来的目光,一下子就低下了头,耳边可见的红了。

    孟小小:……这还怎么打……

    远远看着的云亦可笑的乐不可支:哈哈哈……哪来的纯情少年?!

    想到这,云亦可又仔细在人群里找了一圈,没找到目标人物。

    接着想到什么似的,又往隔壁的高楼上看,果然在斜对面的酒楼顶上,隔着飘起的帷幕看到了一抹眼熟紫色。

    云亦可面带笑意:“春晓,有瓜吗?”

    “有的。”

    春晓对自家小姐各种莫名其妙的要求已经免疫了,施了个礼就下楼切西瓜去了。

    孟小小“唰!”的一身抽出了腰间的宝剑,对陆老六道:“收教了。”

    陆老六连忙点点头,也亮出了他的武器,是一把有着鸢尾花纹的细剑。

    江湖起码有一半人都用剑作武器,所以这两人的武器撞了到没什么人有反应。偏偏陆老六露出个欣喜的笑容,来了句:

    “你也是用剑的,真巧!”

    孟小小:“……嗯。”

    “五号擂台再不动手,我就取消你们的参赛资格了!”一个响亮的声音从上面传来。

    孟小小:……

    云亦可:哈!哈!哈!哈!嗝!

    孟小小不用想也知道云亦可现在会笑成什么模样,隔空扭头瞪了她一眼。

    春晓:“小姐,你要的瓜来了。”

    云亦可意有所指:“嗯,甜!”

    可是你还没吃呢!春晓面上不显,没有多嘴。

    …………

    陆老六明显就心不在焉,没几招就露了个大破绽,被孟小小一击挑下擂台。

    “我宣布,五号擂台,孟小小胜!”

    “你真厉害!”陆老六笑的让人以为是他赢了。

    “彼此。”孟小小抛下这句话就走了。

    虽然依旧是那么不紧不慢地走回了杏林观景台,那张面瘫脸硬生生被云亦可看出了一丝郁闷。

    “很好笑吗?”

    “嗯嗯。”云亦可夸张的点点头,将作死进行到底。

    她笑的肆意却不带半分恶意:

    “我觉的关于刑绝和杏林云游仙的话本子估摸是不会上市了,人们已经对那些男男女女审美疲劳了。

    我直觉,《刑绝和陆老六之间不得不说的二三事》一定会成为今年爆款!”

    孟小小头疼:“闭嘴!”

    云亦可在嘴上作了个拉拉链的手势,表明安静的决心。

    “我来的可能不是时候。”

    一个温润的男声夹着几声闷笑从她们身后的楼梯口处传过来,云亦可回过头去看,却是冯焕之和添香。

    一下子就忘了刚刚还答应闭嘴的,问道:“你怎么来了?”

    冯焕之没有半点不自在:“下面人太多了,本来我是带着添香去那边酒楼歇着的。

    有人请我到这边坐坐。”

    “哦~”云亦可了然,又“哧哧”的笑了起来,不了解内情的冯焕之不明所以,满头问号。

    可是没人打算给他解惑。

    …………

    一共才二十九处擂台,是不可能仅仅一轮就比完二千零四十七名选手的。

    在云亦可她们没聊多久,各处的擂台都陆续结束了比赛。

    很快,上面又开始报幕了:

    “二号擂台:温无祸,对,侯老五;

    三号擂台:陆玉华,对,纳兰陵;

    四号擂台:屠老四……”

    这次台下人又是等了好半天,还没看到温无祸的人影。

    冯焕之嘀咕几句:怎么又是二号擂台没有人来……

    云亦可:咳咳!

    在上面的暮云城终于忍不住要取消温无祸的参赛资格的时候,一个声音远远的从天边传来。

    “等等,来了来了!”

    所有人都顺着声音往过去,只见一个黄色道袍的年轻男子脚上贴了几张符,在从天边极速飞来。

    如果忽略后面铺天盖地的穿纹有太极标识,明显就是追杀中的白袍弟子,这只算是出场还算惊讶。

    现在给下面的观众带来了极大的惊吓。

    所有人心里不约而同地闪过了一个念头:不愧是祸绝!

    很快温无祸就到了擂台之上,向空中的那些追杀者打了个揖。

    上面明显就有几个人面色愤愤,几把剑从上面朝温无祸极射而来。

    但那几把剑在温无祸身前就凝固不动了,上面的吴修己面色威严,开口道:

    “暮云城在擂台之外不允许打斗,你们是要挑衅我吗?”

    “不敢不敢。”说这话的不是空中飞着的那些人,却是同意在高台上的一个中年男子。

    有下巴留着一片飘逸的山羊胡,和那些追杀着一样,穿了件绣了八卦图案的白袍。

    “掌门!”上面马上就有人叫了起来。

    “发生什么事了?”那个山羊胡掌门急切的问道。

    “掌门……”那人有些结结巴巴,但下面的温无祸就一点顾及都没有。

    “发生什么事了?我撞到了他们在参拜邪神!”

    下面又是一片哗然。

    “什么,邪教!”

    “我没听错吧,太极教信了邪教?”

    也有人茫然不知:“什么邪神?”

    云亦可也不知道,向孟小小看去,露出个求知的眼神。

    果然,孟小小道:“邪神一般指的是邪教信奉的那位。

    邪教在我们临渊指的一般都是太平教,很早就开始在临渊传教,启轩和山献比较少有人知道,但在临渊可谓是人人皆知。

    势力极大,好几次差点颠覆了临渊的政权,一直被历代临渊国主严厉打击,但一直都如附骨之疽。”

    云亦可点点头,表示了解。

    “你,你血口喷人!”上面的太极教弟子站不住了。

    “我有没有血口喷人你自己知道!”温无祸丝毫不惧。

    上面的太极教掌门捋捋胡须道:“你说我们祭祀邪神,那么证据在哪?你说说你又是在哪发现的,怎么发现的?”

    “我……”温无祸张了张口,倒没有像之前那样立即反驳回去。

    吴修己开口打断了这场闹剧:“这件事情等会在论,现在是来武林大比,难不成还要让所以人等你们吗?!”

    “不敢。”太极门掌门忙道。

    马上就有人宣布道:“比赛开始!”

    满天飞的太极门弟子纷纷落下,混杂在人群中,本来就人满为患的街道更加水泄不通了。

    好几个人就在下面骂罪魁祸首温无祸。

    温无祸假装听不见下面的喧哗,看了看眼前的侯老五,拱手道:“五哥好!”

    这时所有人才想起来温无祸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暮云七霸的温老七。

    侯老五抬头看了看周围虎视眈眈的一众太极门弟子,心下大喊不妙,苦笑道:

    “不敢当,不敢当。”

    你才是我哥!卢老大怎么就招了这么个倒霉玩意进来!

    寒暄过后温无祸掏出了一把黄纸朱砂的符箓,手速飞快的往自己身上贴。喃喃道:

    “入山宜知六甲秘祝。祝曰,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凡九字,常当密祝之,无所不辟。要道不烦,此之谓也。”

    侯老五看他这阵势,脚下一错,下一刻就到了温无祸身边,一掌拍去。

    下一刻,他的手拍到了一层冒着金光的结界上,手上巨震,下一刻整个人从结界上飞出去。但他还没落到地上,就又从众人眼前消失了。

    很快,他就又出现在温无祸身边……只见满场人影乱飞,温无祸得意洋洋道:

    “五哥你就别费劲了,我这套可是精心研制的四十八路护城符,就是山崩地裂了,我也屹然不动。没有武圣那样的实力,就别想凭外力打开。”

    说罢温无祸袖口中飞出了一把符箓,符纸在空中悬停片刻,温无祸手往外一推,就密密麻麻地往飞去,无火自燃。

    温无祸口里念念有词:

    “破山符,燎原符,岩裂符,霉运符……”

    各种符纸在空中盘旋,盛大的光芒从擂台上升起。但当它们的余威要蔓延到擂台外来时,都被一层无形光幕挡下来了。

    让不少就在擂台边上跑不掉的人大感幸庆。

    在各种火光雷声淡去后,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事情出现了。擂台上二个人都分毫未损。

    温无祸也瞪着眼睛看着扶着腰直喘气的侯老五。别人没看到,他可是都看见了的。

    那么密集的符纸攻击,都被他那“五哥”躲了过去。

    温无祸咬咬牙,看起来颇为心痛的从袖子里颤颤巍巍地掏出了一张符纸。

    侯老五眼皮一跳,大声道:“认输,我认输!”

    那个暮云城弟子也有点心有余悸,忙道:“二号擂台,温无祸胜。”

    温无祸抱怨道:“五哥,你怎么不早点认输,害我浪费了那么多符纸。多伤兄弟感情啊!”

    侯老五一点也不想理他,径直跳下擂台,没入了重重人影中,一下子就没了踪影。

    温无祸往四周拱了拱手,从擂台上下来,周围的人一下子就退开,给他空了一圈。

    温无祸抬头看着边上中仍然对他紧盯不放的太极门弟子,正头疼着。

    下一刻,一个大活人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了。

    …………

    温无祸抬头看着面前突然出现了四人,作了个揖道:

    “谢谢云姑娘了!”

    云亦可还没说话,一旁的孟小小开了口:

    “你在哪里发现他们祭祀邪神的?”

    看着温无祸有些犹豫的样子,云亦可托着下巴道:“看来是有难言之隐了。”

    孟小小面无表情道:“现带我去那里还来的及,不然等会什么证据都没了,也不能销毁邪教窝点。”

    温无祸沉吟片刻,最终还是道:

    “那我带你去,别的不要多问。”

    孟小小点点头,表示同意。

    “喂喂!”云亦可不开心了,强调道:“是我们!我也要去!”

    温无祸这个倒不犹豫,爽快道:“行!”
最新网址:www.xbiquke.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