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自怡然 > 第七章:把门开开

最新网址:www.xbiquke.com
    顶着上方那人各外摄人的眼神,常居上位者的陆夫人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并且她还注意到,武圣对那白衣男子的态度也隐隐透着恭谨。心思玲珑的她语气回转道:

    “没有,就是妾身心想,徒弟都这么厉害了,师傅肯定更加不同凡响。就想认识一下是哪位高人。

    没想到是妾身眼拙,高人就在这里却不认识,请恕妾身冒犯。”

    那白衣男子表情无喜无怒,也没有回她,堂中的气氛有点冷。

    没过多久,在陆夫人隐约坐立不安时,有一个青衣小侍被暮云城的护卫带进来。

    一进来向吴修己匆匆行了个礼后就急急忙忙地跑到陆夫人边上,附耳轻言。

    陆夫人脸上的神情微变,但很快便恢复常态。站起来从容道:

    “陆家出了点事,我可能要先回去了,第二轮可能参与不了了,诸位保重。”

    众人自然是都道“保重”,只是态度没有了先前的那么热络。

    陆夫人看了一眼主座上带着笑意的吴修己。

    吴修己矜持笑道:“陆夫人慢走。”我这是在救你。

    陆夫人朝吴修己行了个礼,转身离开。刚出门,脸上的优雅的微笑一下子就收起,眼神阴冷。

    来日方长……

    陆夫人走后,众人也纷纷将注意放到了光幕上。

    明显两个世界时间流速不一样,只是刚刚一个小插曲,里面的已经由晴天白昼变成了明月高悬,此时的云亦可已经跑了大半个地图,阵法也已经布置了一半多。

    这时云亦可已经进入了一个丘陵地带,一路下毒布阵,看似随意,但仔细一看就会发现她走的路线是一条直线。

    很快,云亦可就到了她的目的地,是一处被倒塌枯树挡住的山洞。

    云亦可手一摆,数十枚玉质字符从腰间的锦囊飞出,一下子景象变幻。在外人看来这里哪有什么枯树,分明就是一块普通的巨石。

    施了个幻阵和敛息阵,云亦可控制着巨剑移动到洞穴前,就这样弯下腰来,敲敲枯木,带点稚气欢脱唱道:

    “小白兔乖乖,把门开开。快点开开,我要回家……”

    尚可儿听着这首颜值却十分熟悉的童谣,眼窝子一湿,她认出了是谁在唱这首童谣,也知道了她的身份,竟然还有和她一样的穿越者。

    “云亦可,是你吗?”

    她推开挡着洞穴的枯树,钻了出来,一句话还没说出口就呆住了。

    只见白衣美人背对着似水月光,随意而坐于悬空的金色巨剑上,一脚屈膝,一脚垂下。右手撑着下巴,月华似水正好从她微微翘起的桃花眼边流过,淡淡的笑意透着说不出来的慵懒。

    就算她用随意地唱这首幼稚到有点可笑的歌也带着一点淡然潇洒,像极了她对她的第一印象。

    当然,尚可儿没想到的是,这首歌不只是她一个人的听见。

    按理来说光幕是不能传递声音的,但不包括另一个同样身穿白衣的男子。看着尚可儿呆住了的表情,皱皱眉,心下不喜,无声道:“静。”

    里面的尚可儿突然就不呆了,激动的心情一下子就平复下去,她自己都没想到自个能这么冷静。她微笑道:

    “我原本以为这个就我一个人穿越了。”

    云亦可也笑笑:“老乡好啊!”她向尚可儿伸出只手:“兜风不?”

    “好啊!”

    ……

    月下乘剑而行,迎着凉风习习,尚可儿看着云亦可从腰间的白色锦囊里唤出几枚玉符并打在空中,眼中闪过了一抹艳羡,好奇地问:

    “你在干什么?”

    “布阵。”云亦可冲她得意一笑:“一个一个打过去太麻烦,我要布个覆盖整个小世界的杀阵。”

    云亦可神情一转,苦巴巴道:“我可是有任务的,家里人让我最少前十。”

    “加油!你阵法布置完了第一都有可能。”尚可儿鼓励道。

    “嗯。”云亦可毫不谦虚的点点头,话锋一转:

    “不过第一算了吧,我要是能拿第一我就让给你了。”

    看着尚可儿疑惑的表情,云亦可无所谓道:

    “第一太招摇了。而且我其实和吴叔认识,他指导三天作为奖励给我就是浪费了,我师尊教的比他好多了。”他都是我师尊教的。

    尚可儿叹息的:“可给我估计也是浪费了。我根骨不行,其实我练了很久,也就是个花拳绣腿。

    而且我曾拜托温无祸给我找了山献术士的功法,也练不了。”

    云亦可安慰道:“没事,又不是只有练武才能入道,你看棋绝冯焕之以棋入道,琴绝顾雪樱以琴入道,你可以学习别的领域。

    只要能入道,就能掌握部分天地秩序,像我现在施的浮空术什么的你都可以使出来。不会浪费的,吴叔在很多领域都是建树的。”

    “希望如此吧!得不到第一还不一定。”

    尚可儿看着空无一人的环境,问:“人呢?”

    “天黑了,都躲起来了。”

    “那我们这么明目张胆,大摇大摆的不好吧?”

    “没事,他们看不见我们,我提前布置了隐匿的阵法。”

    “哦,亦可,那个有个人?”

    云亦可寻声看去,月下有一穿灰蓝色大袍的阴柔男子坐在树上,尚可儿忍不住问:“他是谁?”

    “我……”一句话还没说完,云亦可手捏诀一歪,整个剑身翻转,一枚闪着幽蓝色的铜钱镖从云亦可眼前飞过,没入黑暗中。

    云亦可一把捞起尚可儿的柳腰,脚尖轻点巨剑,又躲过了一道擦肩而过的刀气。

    一看,那男子手上已经拿出了一把闪着寒光的长刀。云亦可故技重施,左手滑出四根金针毫不犹豫地射出,

    云亦可也没奢望一击致命,在射出金针的同时,左手手轻轻一扯,腰间本就松垮的白绫顺着她的手伸展开来,紧紧缠住下落的金色巨剑。

    金色巨剑在白绫的牵引下紧随着金针闪着耀眼的光芒向那男子砍去。

    那人舞刀轻晃,挡下了三针,然后一刀和金色巨剑狠狠相击。

    “铛”

    传送到他身后的金针撞到他那件灰蓝色的外袍,发出了金属相撞的声音。

    一击不中,云亦可身边数枚玉符浮现,下一刻二个人带着被击回的金色巨剑消失在了原地。

    在原地的角里藏锋眼神阴沉,一道黑影窜出来,落到他肩上,是一只油光水亮的乌鸦。

    “看清楚了,是两个女人?”

    角里藏锋沉声道,他其实没看见有人,只是凭借敏锐的感知能力在战斗。

    乌鸦“啊啊”地叫了几声,开始整理羽毛。

    “刚刚攻击我的还有临光的巨剑,看来临光也败在她们手里。但她那剑使的颇像刀招,是什么人……”

    他想着想着,反而笑了出来,有意思,又多了一个对手。

    ……

    尚可儿看着陌生的环境,依旧有些后怕:“他是谁?”

    云亦可表情凝重,肯定道:“他是刀绝,角里藏锋。”那个人给她很危险的感觉,就像之前面对令狐脸至一样。

    “他是饵,他刚刚在钓鱼。

    ”云亦可对尚可儿道:“关于这个世界,我知道在原先的世界是一本书,不过我没看过。你给我讲讲剧情不?”

    尚可儿显然对她的话有点惊讶:“我其实也没有太大优势。”

    看着云亦可诧异的眼神,她老实回答道:

    “我刚穿过来那会还好,越到后面剧情变化越大。比如原书只有五绝,具体哪五绝,我只记得有杀绝、刀绝和刑绝。

    反正不是现在的九绝,可能是蝴蝶效应吧!”

    “多出来了四绝?”云亦可惊疑不定。

    “对,祸绝是我刚穿过来那会救的,另外几个就不知道了。”尚可儿补充道。

    “有可能和我有关,也可能是有别的变数。”云亦可沉思道。

    “还有别的吗?”

    “原小说除了启轩,其他两国都是乱世,但现在……”

    “太平盛世。”云亦可接了她的话。

    尚可儿接着说道:“还有,原来的小说没有暮云城,没有武圣。剑绝和刀绝就是世界武力天花板。”

    “还有吗?”

    尚可儿表情有些神游:“对那本书,我印象最深的是孟小小在故事结局说了一句话。”

    “什么话?”

    “我们始终都是囚徒。”

    “囚徒?!”

    “很奇怪是吧!我当时也觉得奇怪,和故事前面的内容一点都不一搭,我还以为是作者故作深沉。”

    云亦可没说话,她可是知道一点这个世界的。师尊一直都说这个世界很特别,现在她才有点体会。

    ……

    在云亦可将阵法全布置完毕时,终于带着尚可儿找到了脸色发青看起来命不久矣的温无祸。

    很巧,温无祸也在一个洞里面,不过是躺着的。

    “你们笑什么!要不是那小丫头片子,道爷我会沦落到这个下场吗?!”

    “究竟是哪个小丫头片子?”云亦可语气揶揄。

    “竟然把我们的道爷给害成这样了。哈哈哈!”尚可儿和云亦可一唱一和,挖苦温无祸。

    温无祸无语的很,但看着这两姑娘没有办法,只得郁闷道:“你们两关系怎么这么好了?”

    “你猜啊?”云亦可才懒得和别人多过解释,只是下手施针的手更重了些。

    温无祸痛的“嘶嘶”叫,也不敢抱怨一句,怕得罪了这位大爷。

    “你中的是蛊毒。”找到了老乡的云亦可心情好的很,接着挖苦道:

    “广记博闻的温大道爷知不知道自己栽那位人物手里了?”
最新网址:www.xbiquke.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