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biquke.com
    我本以为五条先生出差,我就可以轻松一点了,结果还又被拽着做任务。

    是七海前辈分配给我的,我和虎杖同学一起,这次我是他的助手,一是为了我的安全,二是为了让我和虎杖都能进步。

    我能理解你们的意思,但面前这个轻松碾压一级咒灵的人是谁?我不知道虎杖同学已经这么强了?!

    “哈?你谁啊?”他把头发往后推,给自己弄了个新发型,脸上咒文显出,表现出不满情绪,甚至非常火大的感觉。

    如果,不是如果,我没猜错,面前的这个和虎杖同学完全不符的气质,应该就是!两面宿傩。

    -

    让我想想,二十年之前,我做过最坏的事情也只有把夏目家窗户砸破,就此我受了惩罚就再也不敢了。

    我还做过什么违反道德观念的行为?

    不然……老天爷为什么这样对我?!

    “我们来聊聊,你认识伏黑惠吧。”他往后靠,找了个舒服坐姿。

    伏黑惠?

    “啊……认识。”

    “他的家庭是什么样的?父母呢?”

    ………

    您问这些问题根本不符合您的身份!

    就像此刻原本会要我命的黑社会老大,坐到我面前,拿出刀,给我削了个苹果。

    “伏黑同学,他父母都去世了,现在归五条先生抚养,据我所知,他的父亲是禅院家的,母亲去世后入赘伏黑家。”

    “这孩子还挺可怜。”

    特级咒灵的威压比一般咒灵更可怕,更不用说两面宿傩这个诅咒之王,我能感觉到自己发颤的手。

    “您喜欢伏黑同学?”

    我说什么蠢话!在挑战特级咒灵的威严吗?!

    “哈?”

    !!

    麻烦您质疑的时候把表情变回刚刚的不屑、桀骜,不然根本没有说服力。

    “伏黑惠有女朋友吗?”

    “嗯……以我在高专这些天,他应该是没有的,小男孩成熟的很,加上每天要执行任务,估计……”

    “夏目,你在说什么?”

    虎杖同学脸庞出现一张嘴,“小子,很不错嘛。”

    ………

    一直到伊地知前辈来接我们,我和虎杖同学都没开口说话,伊地知前辈看出我俩的气氛。

    干咳一声,道:“这次的任务完成的比较迅速,结束后,可以休息一段时间……等待下一个任务……”

    您别说了,我已经感觉到你快要窒息的状态。

    “夏目,一起去吃午饭吧。”

    最后我们被放在东京美食街,选了一家鳗鱼饭店,虎杖同学点了拉面。

    “夏目没有受伤吧?”

    “没有。”

    能猜出他自己是知道两面宿傩出来了。

    见状我笑道:“放心吧,没有任何问题,我还是好好的站在你面前呢。”

    “没事就行。”

    -

    他终于在回忆中脱离开,恢复活力拉着我四处玩,买了不少东西,最后到炸鸡店里买饮品和炸鸡。

    “夏目折羽?”

    听到我的名字,就看到往我面前奔的女孩子。

    虎杖同学看见笑盈盈地说:“夏目君,你女朋友吗?”

    女孩恶狠狠地瞪了眼虎杖同学,不带一点善意,和她可爱温柔的外表完全不符。

    ……我认出她是谁了。

    夏目美纱,我的表姐,二舅家的小女儿,只比我大三个月。

    “夏目折羽?还真是你啊。早听家里人说你回日本了,结果现在在这里鬼混!”

    话音一落,虎杖同学拍桌不满,惹得旁边人向这里侧目:“诶?鬼混?哪里鬼混了!?”

    我急忙按住虎杖同学,夏目美纱坐在我面前的位置上,翻着白眼看我,“你身上穿的什么制服?也不知道跑哪个学校上学了,伦敦待不住你吗?回来干什么?”

    我解释:“有其他事……”

    “爷爷去世你就待了三天就走了,能有什么事让你回来,你死去的妈都来得及没去看吗?”

    ……

    “夏目……”

    “虎杖同学,回去吧。”

    “夏目折羽!你别不识好歹!”

    耳边乱糟糟地,她的余音似乎还在脑子里响起,真是火大。

    路上遇到钉琦同学和伏黑同学,三个人在我身后也不知道嘀咕什么,估计也是说刚刚遇到夏目美纱的事情。

    不太想搭理任何事情。

    -

    “夏目君,晚饭去吃寿司吧?”

    -

    我的主家是个吃人喝血的地方,我没有任何童年,就连活着都非常勉强。

    母亲的死就像是保护我的最后一堵墙,彻底崩塌,那群打着亲友手牌的人向我显出丑陋的内心。

    他们说,母亲是因为我死的,原本该死的应该是我们两个人,而怪罪在谁的身上,是我从未谋面的父亲。

    他们哄骗我五年,但,母亲的灵魂成了怨灵。

    夏目家,被诅咒了。

    -

    我骗了他们。

    其实我母亲去世的那年,我就可以看到诅咒,我不敢说,我怕自己这个能力被他们发现。

    所以母亲成为怨灵的时候我看的见她,她似乎一直在看着我,又感觉早已不在身边了,去了伦敦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任何诅咒。

    -

    这一切都该怪罪谁?

    母亲,父亲,还是夏目家。

    -

    晚餐没吃完我就辞行了。

    没有人阻拦我,即使是在危险的夜里,随时可能会遇见不知名的咒灵。

    是的,不知名的咒灵。

    特级。

    我被半路拦截,最后被带到荒废的楼房。

    特级咒灵头顶富士山,和面前缝合脸争论什么。

    缝合脸,应该就是五条先生让我小心的家伙。

    我不清楚他们打算干什么,但很有可能我的性命难保。

    -

    “有人想见你。”

    富士山说话了,他强的吓人,和今天见到的两面宿傩比还是差的太远。

    穿着袈裟的男人出来,不急不慢来到我面前,语气温和,“你在咒术高专学习?”

    我不懂他的问题,但只能回答他。

    “是。”

    “你的能力很特别,和我合作吧。”

    从头到尾我都没有觉得自己的能力有多么特别,和五条先生一样,我身上有哪一点值得他们关注?

    “我想,拒绝的话,你会毫不犹豫地杀了我。”

    他身上穿戴宗教气息的袈裟,笑容没有任何恶意,就像寺庙里供奉的佛陀一样。

    但他是诅咒师。

    夏油杰。

    他的资料早就被封锁了,大概是五条先生击杀后,高专就封锁了他的一切消息。

    可,现在他正满面笑容地站在我面前,可能正在思考要不要杀掉我。根本没有可能性,我只是个普通的学生,一个月前我还在伦敦上学,如果因为我拥有咒力,那更是不可能。

    “杰,废话太多了,不过就是普通的术师,杀了算了。”缝合脸说,手上拿着什么干条一样的东西。

    “真人,过来。”

    男人到我面前,嘴角上扬笑得瘆人,接着按照夏油杰的吩咐,握住我的手臂,脸上笑意倏然消失。

    甚至不可思议地盯着我,扭头对夏油杰说:“真的假的!”

    我挣开他的手,往后退了几步,注意到富士山正在我身后,就停下脚步。

    “他是个什么情况,和虎杖悠仁有什么关系?”

    -

    眼看我以为自己就会死在这里的时候,或者说被迫成为咒灵和诅咒师的一员,我看到了熟悉的人。

    ——五条先生。

    “窗”能知道我的位置,但他不是在出差吗?可能是瞬移到这里的,毕竟他无下限咒术有这一条能力。
最新网址:www.xbiquke.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