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biquke.com
    伏黑同学的父亲和禅院家有很大的联系。

    我从五条先生满脸屑的表情中得知,伏黑甚尔是禅院家抛弃的孩子,仅仅是因为没有咒力。

    在这咒术界,定然是有最重要的地位的世家,那就是禅院,多种术式传承于子孙,也是强大家族的优势,没有继承到强大术式的孩子。

    就像禅院同学和伏黑同学的父亲,自然是遭到家族的抛弃,哪怕是亲族也毫不例外。

    这也算是咒术界一成不变的规矩,强大的术师和泛滥的诅咒。

    -

    在这每天都增数的诅咒中,咒术师的假期少的可怜,几乎每天都在解决咒灵而忙碌,他们的成长过程总是不是轻而易举地。

    所以,我被安排了任务。

    和我一起的有狗卷同学,他是准一级术师,如果诅咒低于他的等级,我应该就没有任何危险,但“窗”检测到,这所废弃的学校有三个咒灵。

    等级都在二级,狗卷同学能确保自己的安全,但我的安全就不一定了,很有可能我就会被二级咒灵结束生命。

    伊地知前辈布下“帐”,而身后站着以看戏为乐趣的五条先生,向我和狗卷同学竖起大拇指:“加油哦,老师对你们很有信心!”

    放什么狗屁!

    “木鱼花!”

    -

    最容易产生诅咒的地方就是聚集人的负面情绪的地方。

    比如墓地,医院,学校,这些地方聚集了太多人们的恐惧和痛苦的情绪。

    学校有霸凌,有欺压和憎恶,所以是诅咒多发的高危地区。

    从踏入学校开始,阴冷感扑面而来,“帐”让角落里的诅咒暴露出来,藏在各种地方。

    狗卷同学拉开领口,我俩紧靠着:“金枪鱼,明太子。”

    ……是小心点的意思吗?

    “狗卷同学去二楼,我去三楼,分开来找比较迅速。”

    “鲑鱼。”

    得到肯定,我们分别行动。这所学校的荒废度怎么也有十年时间,能孕育出诅咒,就算日积月累也是新产生的诅咒。

    很快我听到二楼的声音,狗卷同学发动咒言发出轻微震动,心里不由感慨一级术师的能力。

    转到教室,看到六只手眼睛突出形态无法用生物来表达的咒灵,不知道哪来的尸体,它嘴里咀嚼着半个身子,胃里瞬间翻江倒海差点没吐出来。

    “饭——团——”

    它靠近,我把棍刀横向它,试图把刀抽出。

    我下不了决心,但它就要接近我,尽管没有杀过人,在这种情况下,为了自己的性命也只能痛下杀手。

    按照五条先生教我的,把咒力注入刀具中,尽量避免咒力的浪费,却又要保证一刀击杀,把全部力量集中在刀锋上。

    最后,在生命面前的爆发力,将诅咒祓除。

    -

    地上的咒灵没了动静,但我觉得这个咒灵非常奇怪。

    拿出手机打开相机拍下,心下一惊,咒灵是无法用相机拍下来的,那我现在杀的是什么!

    “夏目君——快让开!”

    我回头,看到张着血盆大口的咒灵,而走廊站着喊的是刚仓促追来的狗卷同学。

    完了!

    咒灵击飞,我被撞到废桌中,腰后疼的厉害,估计得青一片。

    “狗卷同学!”

    只见狗卷同学被砸飞,我看到另一个咒灵,看样子是“窗”的失误,不止三个咒灵,还有第四个没有勘查到。

    我捡起旁边掉落的刀,撑着起来,咒灵就站在我面前,那张宁人作呕的脸清楚看见张狂不已的表情。

    -

    真是让人火大啊。

    -

    我把刀对上它,紧咬牙关,它向我冲来,身体下意识做了行动,握住刀柄,反手转了方向,咒力穿过咒灵的躯体,瞬间炸裂。

    血溅了一身,脸上有热流滑下,估计也沾了不少血。

    向外跑去,咒灵已经消失,狗卷同学被五条先生扶起,看着我的眼神有些不大对,依旧毫不吝啬地夸奖:

    “很不错嘛,折羽。”

    没有勘查出来的咒灵是一级咒灵,“窗”的失误,就连报告都需要重新修改。

    -

    我腰伤的挺重,五条先生看了眼,摸着下巴发出啧啧声,狗卷同学也伤了背,我们齐齐被送到家入前辈面前。

    想起那个不对劲的咒灵,我和五条先生说了,他和我说七海前辈上次也遇到过。

    让我小心缝合脸的咒灵。

    -

    我又被安排上文化课,哪怕后腰伤刚好也没有允许我休息一天。

    而原本该上文化课的老师——五条悟,此刻也趴在课桌上,嬉笑着脸盯着我。

    “折羽不会吗?”

    五条先生又耍了我,看着台下一片鸦雀无声,他们并没有笑话我,毕竟……函数我是真的不会。

    “我是文科生。”

    “所以,不会吗?”

    ……

    我可以骂他吗!

    最后这节课还是仓促结束,好在二年级的学生没有抱怨什么,比如我只会教文科。

    照理说,咒术高专的学生和普通学生不同,老师需要教的除了加强身体素质,还有无法缺少的文化课。

    伊地知前辈有时也会被拉到这里来教课,他在台上虚弱无力的声音,加快擦拭额角的汗,我都觉得太过勉强前辈了。

    而罪魁祸首本人,还在台下拍着手缓和气氛。

    -

    “五条先生今天怎么带二年级?”

    “啊啦,折羽是在关心我吗?”

    请不要过于自信。

    “原本我要去出差的,我和娜娜明换了一天,明天我再去出差。我不在,折羽会不会想我?”

    完全不会!

    他们说我的身体素质太差了,需要再锻炼锻炼,听这话,我恨不得跑得比胖达还快,要不然禅院同学的各种“刑具”就要用到我身上来。

    “折羽的咒力掌握的还算顺利,至少不会再外泄,加上咒具的使用,升到三级咒术师应该不成问题。”

    我升级了,虽然之前没有等级评估,这个消息可比请我吃寿司还要雀跃。

    摸摸我兜里放着的糖,总共三颗,给了禅院同学,胖达还有狗卷同学,向我伸手的五条先生非常遗憾。

    “我没有糖了。”

    “……”

    五条先生往后一缩,双手放在胸口:“折羽君怎么如此偏心,我可是你的老师,同学们都有,老师却没有,啊呀~太让人受伤了呢……”

    您太夸张了。

    “夏目君不用管悟。”

    我虽然想,但还是把兜里揣着的糕点给他。

    很贵的!

    “噗嗤——”

    您这是在笑我吗?

    “折羽真是可爱呐。”

    可我并没有觉得您可爱,如果把糕点还我,我勉勉强强会夸你两句。
最新网址:www.xbiquke.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