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biquke.com
    我对咒力的掌握。

    前辈们都可以看出我控制咒力非常勉强,虽然没有达到他们像呼吸一样简单,但至少是控制住了。

    现在有了咒具,只需要把咒力注入咒具中,那样使用出来的力量就完全不一样。

    -

    后面钉琦同学和京都校的学生一起来了,这个学生长得很眼熟,和禅院同学有几分相似,又得知她姓禅院,这不难猜。

    “帐”消失了。树林里的打斗声也停了下来。

    诅咒师见状不对准备逃,他愣愣地看着我忽然笑了出来,趁机再次把我拽跑。

    “夏目君!”

    嗯,我却是不明白他的用意,大概只是个喜欢恶作剧而已。

    我注意到空中站着的五条先生,很明显他也看到我了。

    现状有些窘迫,毕竟我是被诅咒师拽着跑的。

    -

    “折羽,反抗一下吧。”

    听到他说的话,我想起那个老师,她也这样对我说过。

    这个诅咒师的力气并不大,我弃了棍刀,摸到蝴蝶甩.刀,抽出,咒力注入,狠狠刺下。

    诅咒师吃疼,迅速松开手,脸上挂着没有善意的笑容,“夏目?我很期待下次见面哦。”

    -

    歌姬前辈追来,确认我安全就没有再打算追上诅咒师。

    我抬头,五条先生已经不知道去哪了,大概是解决跑进来的咒灵。

    是个特级咒灵。

    我很庆幸自己没有参与这场比赛。

    -

    捕捉到一个诅咒师,伊地知前辈报告受伤的咒术师和辅导监督等人。部分学生受了很重的伤,狗卷同学伤了嗓子,伏黑同学也受了伤,校医家入前辈有的忙。

    今天的这场比赛就这样结束了。

    优胜者:无。

    -

    事后,五条先生把我叫到会议室,墨镜后苍蓝色的眼眸没了笑意,嘴角一改往日紧紧抿成了直线。

    “夏目君为什么不尝试攻击?”他生气了甚至用上敬称。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是向他道歉。

    “如果下次再遇到这种情况,你还会丢了武器,换上伤害力最小的匕首吗?”

    我不擅长打架,也不擅长拒绝,会的只有容忍,而现在却让我改变以前,这很难做到。

    “后天去做任务吧。”五条先生最后决定,“无论是武力还是决心,都需要在战斗中磨练出来。”

    -

    确实,在危险情况下,没有人能确定对方是否会心软,面对的并不是归属生物一类的诅咒,它们毫无人性,除了杀了它们别无选择。

    对此我别无他法,即使是杀人我也是在保证自己的安全,以及同伴的安全。

    而祓除诅咒不是杀人,它们在吃人的时候就已经定了死罪。

    -

    “夏目君还在内疚?”歌姬前辈坐我身边,把饮料给我,“悟没有错,你也没有错,毕竟对方是人类,无法下杀心也是我们遵循自己内心的想法,强加在自己身上也只会让自己感到痛苦。”

    -

    对方则是敌人,如果我不杀他,死的则是我,我明白。

    咒术界的本质就是杀与被杀。这里可以让任何人迅速成长,让普通社会成长的人都毛骨悚然。

    这就是咒术界。

    -

    我扣着环口,说:“嗯,让前辈担心了。”

    歌姬前辈没再说话,待了会儿与我告别。

    左手臂的伤没来得及处理,家入前辈很忙我没好意思去打扰她,反正也只是一个小伤,打算之后再找前辈包扎。

    -

    我认为五条先生至少会生气不再理我,可见我低估了他,这个人比我想象中还要拉得下脸面。

    就在我回了宿舍,五条先生再次出现,拽着我的手臂上药,“找硝子会更快恢复,为什么不去找她?”

    “只是小伤,不想太麻烦……”

    成熟的男人无论谁都会心动,这句话不知道谁说的,在认真给我涂药的五条先生身上,我看到了平常没有的成熟。

    我记得他是二十八岁了,二十八岁的男人成熟魅力不比少年的活力差。

    “有人和你说,你的眼睛藏不住事情吗?”他抬头双眸含笑。

    脸颊火辣辣的热,难道是刚刚盯得太露骨了吗?

    “抱歉。”

    “折羽今年二十?”

    “十月过后就二十一岁。”

    “还很年轻呢,我二十岁的时候在做什么,好像已经成为最强~”

    这是在向我炫耀吗?

    “对了,夏目家派过人来找你,我拦住了哦。”

    您的表情似乎在等着我夸您?应该不是我的错觉。

    ……夏目家已经十年没管过我,上次见面还是因为家主去世,我要为了那个外公守灵七日,而他从小疼爱的孙子孙女却待了半天就不耐烦地离开葬礼。

    我知道,我不守灵就会冠上不孝的头衔,可让我守,我实在找不到任何理由待在那里,所以我守灵三日最后离开了日本。

    -

    现在他们找我的原因不难猜,咒术高专的社会地位与影响力都可以帮助夏目家,他们想用我身体里一半的血缘牵扯进咒术界。

    他们把我想象的过于重要。

    “下次再见到他们,请不用管。”

    他嘴角抿着笑:“好呀。”

    -

    第二天原本的个人战临时改了,又成了团体战打棒球。

    我坐在旁边看着他们挥动棒球棍,体验到青春的美好。

    自然,没有青春的,比如两校校长还有我,都坐在一旁默默看着他们比赛。

    “夏目一起玩吗?!”虎杖同学向我招手,有些雀跃一试的想法,但左手还受着伤,只能拒绝。

    -

    五条先生是个好老师,这个不难看出,哪怕是教育学生还是任务中都可以保证学生的进步和安全。

    光虎杖同学就可以看到,原本的虎杖同学被下了死刑,如果五条先生没有出手,或者可以说那天虎杖同学吃下两面宿傩的手指时,是另一个术师可能他都无法站在这里打棒球。

    京都校乐岩寺校长对他有所杀心,不应该是他,而是对两面宿傩戒备心理并且想要迅速解决定时炸弹般的虎杖同学。

    有最强五条先生的保障,他暂时不会有性命之忧。

    -

    五条先生最关心的学生,应该是伏黑同学,与其说关心不如说是最疼爱的孩子。

    伏黑同学从小就被五条先生带回了家,算是领养的,应该是替伏黑家养孩子吧。

    而他的父亲,我看过伏黑同学的资料,伏黑甚尔入赘到伏黑家的,单亲妈妈和单亲爸爸的重组家庭,他有个姐姐叫伏黑津美纪,听说是被诅咒了。
最新网址:www.xbiquke.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