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biquke.com
    关于咒言师吧。

    我也了解到了一些情报,狗卷同学是咒言师的末裔,衣领是为了遮挡嘴边和舌头上的咒文。

    当时我想他说的话都能实现,现在看来已是不存在,咒言会带来风险,咒力消耗极大,所以他才会用饭团馅料来表示自己情绪。

    说出的话和面对的等级也有要求,如果对方高于他的等级,那则会反噬,轻则受伤重则死亡。

    -

    狗卷同学给我的感觉和他们都不同,虽然所有人都不一样吧,他的气质更温柔。

    骨子里非常开朗并且很会照顾人。

    -

    我总算是见到虎杖同学和七海前辈,不说七海前辈反正他每天也只是那一个表情。

    虎杖同学把自己关在房间有几天了,好像状态不怎么好,是因为执行任务的原因?

    眼看要到交流会,虎杖同学的情况我也就不知道了。

    而五条先生依旧没有让我不参加的意思,没有办法,如果一定需要参加,我也无法阻止。

    -

    乙骨忧太去国外出差了,这一点让狗卷同学非常不高兴,导致他跪地呐喊:不可饶恕!

    直到京都校的学生到,我也没确定我自己的立场,而一位名叫冥冥的女人把我叫走了。

    冥冥,好像是一级咒师,前面的长发遮住了大半张脸,嘴角上扬温婉优雅。

    “是悟找我帮忙的,如果不是看在钱的面子上,我应该不会来找你。”

    ?

    是个守财奴吗?

    “夏目君对咒力的掌握还很勉强呢,知道我的术式吗?只是“操控乌鸦”哦,很弱吧,所以我年轻的时候拼了命的锻炼,让自己不依赖术式也能战斗,但还是到了极限。”

    “身体能力和咒力实现肉体强化,都不能无止境地提高,我被挫败了,正因为被挫败,我才又重新正面自己的术式,并由此晋升成为一级术师。”

    她手上拿着咒具,一柄长斧,上面有咒文,一个高瘦的女人举起这样的武器,明显是不符合她的气质,但冥冥小姐不同,她举着这样的咒具更有魅力。

    “听说夏目君第一次接触咒术师。”

    “是的。”

    冥冥小姐扶着下颚沉思,喃喃了句:“咒具嘛……”

    “弓箭怎么样?不过加茂家的“赤血操术”更方便些吧,还是要去咒具库找找。”

    -

    这时交流会我想应该已经开始了,早就听见五条先生和歌姬前辈的对话,他们现在在监察室观看众学生行动才对。

    而我面对的是冥冥小姐,正在不断挑选咒具,刀不适合我,弓箭也不适合我,总不能给我一把不符合我体积重量的长柄剑吧?

    “找到了。”

    我顺着冥冥小姐方向看去,她的手上拿着蝴蝶甩.刀和长柄棍刀,小巧精致的蝴蝶甩.刀和适合我这种没有多少力气的棍刀。

    毋庸置疑,这两种都是比较合适的武器。

    “蝴蝶甩.刀是我的咒具,习惯了长斧后小巧的蝴蝶.刀就不常用了,夏目君可以先试试这种,如果不衬手我再给你换。”

    “麻烦您了。”

    这两把咒具,比钝刀长剑什么的要适合的多,并不是说禅院同学的不好,主要我现在的身体素质完全比不上她。

    -

    我不确定自己什么时候可以和他们一起出任务,但已经有了武器,咒力掌握的还算顺利,五条先生很有可能会将我丢弃在诅咒的废弃房子里。

    咒术师的工作并不轻松,我可以从一群前辈脸上看出来,而活力十足的高中生们并不这么觉得。

    导致我现在站在前方就是他们比赛地区,进退两难,五条先生用广播和我说话:“折羽,你现在可以加入他们哦。”

    我并不想。

    -

    如果说每一年都需要举行这种活动,那就一定有获得名次的人,比如压倒性胜利的乙骨忧太。

    我不明白这种意义到底何在,只是老师想要了解学生进步的情况,以他们平时任务完成的过程就能了解。

    总不能说是两校校长的教育对决?

    也能理解,年纪越大需要能长脸的学生。

    -

    然而在比赛场所内放二级咒灵,对于这些久经修罗场的咒术师来说,是轻而易举地解决吧。

    我现在并不想纠结是进去还是离开,我只是想保证自己的生命安全。

    -

    新入学的虎杖同学,据我所知他在体能方面表现出色,五十米短跑三秒这个记录让我震惊,然而现在身体里住着一位定时炸弹——两面宿傩。

    这也是一个意外,导致虎杖同学差点被当成咒灵祓除,显然五条先生救下了他,有资本的力量就是无所畏惧。

    两面宿傩是活在两千多年前的诅咒,还是诅咒之王拥有四只手两张脸的鬼神,据说曾经是个人类,被封印后二十只手指分落在日本各处,现在寄生在虎杖同学体内,两人共用同一个身体。

    原本我是好奇虎杖同学是怎么变成两面宿傩的容器时,我从伏黑同学那得知,他吃了宿傩的手指。

    哈,虎杖同学真是不挑食。

    -

    突然树林中发出“轰隆”一声响,两校学生打的未免过于激烈程度了。

    再看去,天空泛起黑色,缓慢笼罩在他们比赛的场所,我一惊,这应该是“帐”为什么现在会出现?

    -

    我往旁边跑,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手腕一紧就被人拽着我进入“帐”内。

    “夏目……”

    是五条先生的声音。

    “帐”彻底降下,里外无法打探到消息,我向拽着我的金发单马尾发型的男孩看去。

    “你是……”

    “还以为可以拉着一个女孩子呢。”他的表情并不像很失落。

    我下意识往后靠:“很抱歉,既然你拉错了人,那我先走了。”

    “你是咒术师吗?”他握着的刀柄是只手,亲昵地握着手,笑得让人头皮发麻。

    我将棍刀抓紧,手心出了汗,我不擅长打架……

    -

    “你很弱啊。”他又笑了起来,拿着刀向我劈来,我向旁躲去,刀迅速转了个方向把我左手臂划伤。

    “我最适合欺负弱者了。”

    他又要挥刀,我顺势把棍刀挡在前面,这才避开。

    “夏目君!”

    歌姬前辈来了,皱眉盯着这个男孩:“诅咒师?”

    诅咒师,和咒术师一样,不一样的是他们学习的是“恶”,邪恶的咒术师就会成为诅咒师。

    我不清楚高专这里怎么会有诅咒师。

    “啊呀,来了位小姐呢。”

    ——

    【“骨子里非常开朗并且很会照顾人”出自官方小说。部分人物对话漫画里都有提到,你们可以想象一下我为了找一句话在漫画中来回切换。】
最新网址:www.xbiquke.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