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biquke.com
    关于我的母亲,在我的印象里她并不爱我。

    父亲好像早就去世了,反正对父亲的记忆来说,那就是无,随了母家姓并未入族谱,很小的时候就被人骂有妈没爹的野种。

    而母亲为什么不爱我,我也不清楚,导致对她的记忆停留在五岁她去世那年。

    她是自杀的,甚至想让我和她一起死,但我没死掉,可能是她突然的母爱没有杀掉我,还给我留下一笔丰厚的遗产,前往伦敦也是靠着她的遗产才活到成年。

    每当想起母亲的时候,我都要感谢她给我留下的遗产。

    -

    再说回咒术高专。

    现在我见到的学生共是一年级三个人,二年级三个人,而三年级的就没见到,在交流会上应该可以见到,反正我也不清楚我需不需要去参加。

    不过每个年级也只是那可怜的三个人,会不会太寒碜了些。

    显然这群人没有意识到。

    高专是有文化课的,接受教育的都是十五六岁的孩子,文化课还是有设立,可惜在这个学生老师都要做任务的日子里,文化课的存在也只是告诉外人,他们是学生而已。

    -

    七海前辈我这两天没见到,大概是做任务去了,至于五条先生,我也不知道他去哪鬼混了。

    而我,被迫给他们上文化课。

    美名曰,我是一位文科生。

    并且是在伦敦就学的文科生,给他们上文化课再好不过。

    ……我可以有拒绝的机会吗?

    “夏目前辈是已经毕业的大学生吗?”

    我看向钉琦同学,说起毕业也不算,但我已经打算报考公务员,如果没有来到东京,现在应该还在为考试做准备才对。

    -

    “您果然还是适合拿起书本。”

    这是禅院同学对我的评价。

    我归类在夸奖一类,并答应她等收到工资,请她去吃寿司,我不太敢在他们面前说,主要怕他们会一顿把我全部工资吃光,特别是胖达。

    他们经常会说出一个名字——乙骨忧太。

    这个我在“窗”的资料里了解过,主要是他们主动给我看资料,实在没有太好拒绝,就翻着看了。

    -

    乙骨忧太,是特级过咒怨灵祈本里香的拥有者,并且只是一个年仅十七岁的特级咒师,听说是在调查过程中反杀了好几个术师,他现在穿的制服都是特别制作的,好让调查人员在人群中一眼注意到。

    据说是和五条先生的远亲,同是三大咒灵之一的菅原道真的子孙。

    这是前两天我在“窗”打探到的,“窗”的工作人员对这些事似乎没有太忌惮,可能也是觉得我已经是咒术高专的人,所以就没有遮遮掩掩什么。

    -

    而乙骨忧太参加过上届交流会,听伏黑同学他们说是压倒性胜利,可见能力的强大,毕竟是已知存在的四位特级咒师之一。

    而我……

    不提也罢。

    这也就是天资与努力哪个更重要吧。

    -

    哦,忘说了,我的制服做好了。

    现在也已经穿上,也是特别制作,特别到什么地步……就,反正也是统一的踩脚袜,高领、直筒裤。

    但总是有些莫名其妙,也说不上来。

    -

    我又在自我研究咒力了,他们说我的咒力属于外泄,只要掌握控制住体内的咒力就可以提供自我运用。

    但至于怎么掌控住,主要是要清楚咒力的来源,无论是五条先生的无下限术式还是七海前辈的7:3。这些都有咒力来源。

    当然,五条先生除外。

    他的咒术几乎是零消耗,并且是毫无间断地释放无限下术式,毫无置疑,这就是最强。

    我不敢去想象达到这一地步,先把咒力收展好就算勉勉强强。

    光这个我就研究了不下十天,最终在同学们的帮助下,找到方法。

    我还是羡慕那些天生拥有咒力的人。

    -

    “折羽很忙呢。”

    听到这个称呼毫无疑问,除了五条先生大概高专这里没有旁人了吧。

    他看着我像是看到了什么新奇事物,把鼻梁上的墨镜往下移了移,“才几天不见,折羽就有了很大的变化啊。”

    变化?

    是指我身上的咒力吗?

    他十分自豪,摆动着双手邀功似的,“我们的制服在你身上也非常合适哦,怎么样,我随手改的制服还是挺好看的吧。”

    您在说什么胡话!

    “五条先生改的制服?”

    他洋洋得意:“制服可以按照各人喜好申请修改,我就随手帮你改了一下,也就改了领子和裤子。”

    难怪我觉得自己身上的制服哪里不对劲。

    罪魁祸首竟然就在我面前。

    “虎杖同学和七海前辈这几天很忙吗?”

    “是呀,他们去出任务了,应该过几天就回来啦,这几天我教你一些技巧,好让你在交流会上输的好看一点。”

    ……

    他真想让我参加!

    五条先生是无良教师,禅院同学的话非常在理。

    “交流会?”我打算装,只要听不懂,不知道应该是可以逃过一劫。

    “惠他们没和你说吗?”

    我摇头。

    墨镜下的苍蓝色眼眸浅浅带着笑意,嘴角上翘:“是吗,那等到那天,你就知道啦,加油哦折羽,一定不要给我丢人!”

    ……

    我希望我丢的不是命。

    最后他教了我新的运用咒力,可能需要用上咒具,这一点让他有些苦恼,翘着二郎腿在椅子上思考了许久。

    然后就消失不见了。

    我……

    真是让我欲哭无泪,五条先生真的靠谱吗?

    -

    在教室给他们上完半节课文化课后,又去做体能训练。

    今天太阳很毒,至少是晒在皮肤上火辣辣地疼。

    “夏目前辈的皮肤真好。”这是钉琦同学对我的印象吗?

    钉琦同学脸上带着某些恶毒的回忆,脸都皱在了一起。

    应该是回想昨天京都校来的校友吧,我没在场,只是看到伏黑同学和钉琦同学浑身是伤,咒术师也是神奇的职业,当然,我说的是他们的校医。

    好像是叫——家入硝子。

    术式似乎是反转术式,反转咒力生成正面能量,这种医生在咒术界非常稀少,所以很受他们保护。

    上次见过一面,黑眼圈很重,浑身都散发着倦怠的气息,除了这群阳光活力的孩子,其他人给我的感觉还是身体被严重掏空一样。

    还是那句,五条先生除外,伏黑同学都比他成熟。

    最可怕的是七海前辈是他的后辈,真是童颜。

    -

    重新说回来,昨天他们被京都校的学长们打的够惨,由此证明我还是不去参加那不清楚会不会半死的交流会好了。

    我不确定五条先生会不会这样轻易放过我。

    哦,再说一个。

    他们好像并不知道虎杖同学还活着。

    每天除了训练之外,只要休息就会低垂着头,胖达和禅院同学和我说,一年级刚死过一个人。

    我寻思着也没死啊?

    但我没敢说,怕是五条先生他们有什么打算,毕竟他们出任务去了,万一是秘密任务呢?

    就这样眼看快要到交流会。
最新网址:www.xbiquke.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