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biquke.com
    我是夏目家的孩子。

    说实话,这句话并不算是骄傲,毕竟夏目家也没有认可我。

    就像无家可归的流浪猫,谁也可以欺负一下,所以我学会在各方面都尽量容忍。

    我不清楚是不是因为我产生的诅咒,然后杀了早就痛恨不已的教授,罪恶感油然而生,无法释怀。

    -

    咒术师这一存在和热血漫画里的异能者相似,而他们就是消灭邪恶力量的英雄,这种存在像是颠覆我二十年的世界观。

    -

    伊地知前辈向我简单解释过了诅咒的产生,我又从五条先生这里得知,诅咒是人性的“恶”,人的一切负面情绪结合体,刚开始会有人失踪或者死亡,就像教授一样的惨死,人们对未知的恐慌会让诅咒进一步壮大。

    -

    也就是学校走廊那个庞大的身躯一样,这也是吸取了人的恐慌情绪,到了一定程度上就会成长到棘手的地步,用他们的话就是会成为一级甚至特级的实力。

    -

    国外很少有诅咒的出现,日本虽然国土广表,毕竟住了上亿人口,以人口密集来说也算得上是诅咒多发地。但咒术师人才稀缺,所以他们才会揪着我不放,甚至找到夏目家。

    再次重复一遍。

    咒术师人才缺稀。

    能稀少到什么程度,大概就是他们的高专一年级,也就才三个人。

    -

    当然,夏目家对我这种人的存在是不在乎的,所以我就像垃圾一样被丢弃给了五条悟。

    -

    五条先生云淡风轻地对我说:“我们的任务非常简单,也就是吃吃糕点,逛一下商场,喝茶聊天什么的,认识伏黑惠吗?上次难得拍到他狼狈的模样,我拿给你看呀。”

    -

    我再次拒绝他的热情。

    -

    现在已经登上前往东京的飞机,先申明一下,不是我听夏目家的话,毕竟他们早就不管我了,如果找出和五条先生一起去东京的理由。

    大概就是——寿司。

    -

    伦敦离东京不算太远,但也要几个小时,五条先生早就躺在头等舱呼呼大睡,而我被抛弃在商务舱。

    -

    不得不说,五条先生非常高挑,目测应该已经超过一米九,可惜现在也没有看到他眼罩下的脸,难道眼睛长得不好看?

    -

    我们是晚上到的东京,时间已经八点半,和五条先生最方便的是不用担心来到新环境的陌生。还有不知所措。

    -

    伊地知前辈来接我们,见到前辈的时候,他深凹的脸颊和温吐无力的语气都让我觉得咒术高专是个不正规的教育机构。

    -

    “虎杖同学死了。”

    说完这句话,我注意到五条先生上翘的嘴角微微僵住。

    “悠仁吗。”

    -

    我不清楚伊地知前辈口中的虎杖是谁,不难猜出是高专的学生,而五条先生的反应,应该是他的学生。

    -

    五条先生沉默了一会儿,显然这个消息无法让他心情低落多久,差不多开到深山老林的位置,我才看到建筑物,这里应该就是——东京都立咒术高等專门学校。

    东京繁华城市的地段我没想到还有这种地方,大概这就是郊外。

    -

    下了车,五条先生对我说:“折羽,你找到惠他们带你去宿舍吧,我和伊地知有点事要忙哦。”

    我们似乎还没熟悉到不用敬语吧?

    -

    咒术高专很大,我没有傻到会认为自己一个人就能找对地方的能力,只能去找五条先生口中的伏黑。

    最后也没有见到伏黑惠,是一个和五条先生一样白头发,穿着高领外套的男孩子带我找到宿舍,喊着鲑鱼、芥菜就没有听他说过别的话。

    不过他的声音很好听。

    “我是夏目折羽。”

    我试图与他打招呼,不确定他会不会用他的名字介绍给我。

    “海带。”

    ……

    我似乎已经没有和他交流的意思了。

    -

    在高专工作是有工资拿的,并且还是不错的薪酬待遇,这一点能让我脱离三明治的世界。

    之前我在苦恼泡面会不会让我患胃病等疾病而离世,好不容易改善了,却只能吃那个合我胃口的三明治,有时候想骂一下狠心的夏目家。

    但话到嘴边却吐不出来,只能拿出一罐啤酒喝下,以表不满。

    东京应该刚下过雨,空气参杂着泥土的味道,周边种植不少树木,空气很清新。

    -

    咒术高专对学生的待遇还不错,至少房间很大,环境也算得上优美,只可惜我并不知道我在这里主要做什么。

    -

    先说一下我的主家——夏目家,夏目家和咒术师可以说是八杆子打不着,夏目家是搞文学艺术的家族,所以我从小就在陈腐俗套的规矩中长大,直到十岁离开日本。

    -

    我一直觉得我是基因突变才能看见诅咒,毕竟诅咒这种东西并不是一般人就可以看到的东西,但仅仅这个就让五条先生对我感兴趣,这个大概我无法理解。

    -

    所以在第二天的时候我被一个叫七海健人的前辈带到校长室。

    七海前辈给人很可靠的印象,穿着西装,只是戴着的眼镜很特别,看着严肃又认真。

    -

    面对这个一脸凶狠手上却做着可爱玩偶的老大叔,我想不到他居然是咒术高专的校长。

    “夏目折羽?一直在国外留学,直到昨晚才到达东京?夏目家家主悟联系过,所以你现在归属到咒术高专。”

    “是。”

    他们把我调查的够仔细,再这样说下去,我怕是连身上有多少痣都能说出来。

    “第一次接触咒术师吗?”校长头都没抬一下,手不停歇地戳着玩偶。

    我点头,确实是第一次接触,甚至如此靠近热血漫画正派的主角。

    校长抬起头,“你是只能看到咒灵而已,悟要求我把你安排到一年级一起学习,后天培养我们几乎很少,大部分都是家族子嗣,现在还不确定你有没有咒力,我可以安排你到“窗”工作,那的工作还算轻松,酬薪也还算丰厚,希望你考虑一下。“

    -

    莫名我想到五条先生的话,他们的工作也很轻松,酬薪也不低,“窗”的工作我并不清楚是什么,但比起五条先生,校长更有说服力吧,重点则是我并不清楚五条先生的话是不是真的。

    -

    “夏目君。”

    七海前辈嗓音低沉,给人稳重成熟的气质:“咒术师的工作确实有危险性,校长给了你其他工作也是考虑你的安全。”

    “希望你慎重考虑下,但要是五条不肯放过你,那也只能作罢。”

    -

    咒术师这个工作到底什么样的?!
最新网址:www.xbiquke.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