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怒剑狂魔 > 第二十六章 遭遇伏击

最新网址:www.xbiquke.com
    薛凌风等一行人也不知道走了有多久,来到一个地势较为平坦的地方,由于浓雾笼罩,看不清周围是个什么样的地形,大致像是一个两山夹成的峡谷,或者是一个山垭口。

    只见地上杂草丛生,积满了一滩滩浑浊的污水,里面长年累月堆积了厚厚的枯枝败叶,散发着浓浓的土腥和腐败味道。

    九人走的累了,便寻了个较为干净一点的地方准备在这里休息片刻,不料刚坐下来一小会儿,四周陡然生变,原本纹丝不动的浓雾竟无风突然晃动了几下,不一会儿就绕着他们游走起来,速度越来越快。

    几人赶忙起身背对背围成一圈,都各自拿出武器凝神戒备,只见一条条黑影隐藏在身边的浓雾里,随着浓雾快速旋转不断变换着方位,偶尔现出面目来,尽是些狰狞恐怖,触目惊心的丑陋鬼脸。

    这时浓雾深处传来一个声音大笑了几声道:“无知小辈们,竟敢深入追到这里来了,简直是自找死路!”

    话音刚落,另一个声音又带着狂喜道:“哈哈哈,玄光剑,好的很!薛兄弟,一别后一切可好啊!天剑门竟然还能让你把此等神兵带出来,可真够蠢得可以的,还有那寒玉珠也带来了么!”

    这话一出,浓雾深处顿时传来几声惊呼,看来隐藏在那里的人还不少。薛凌风向外走了几步,提高了嗓音道:“无耻妖人,要杀要抢直接来就是,何必多此一举!”

    “哈哈哈,好得很!有那么一点薛笑天的样子,那么当年的一剑之仇就由他的儿子你来偿还吧!”

    话音刚落,四周狂风骤起,浓雾越转越快,一条条黑影张牙舞爪向中间扑来。只见皓月神剑光芒大放,千雪率先迎了上去,其他人也纷纷加入战斗。

    秦香兰下意识地将薛凌风往身后一拉,自己牢牢地挡在他身前,在她心底,不管薛凌风有了什么样的变化,她的第一反应仍是要全力保护他。

    薛凌风心里飘起一阵暖意,他本想先冲上去保护她的,但握了握玄光剑却还是呆在了原地,向来都是秦香兰保护他的,即便是在这样危险的时候,他也不想去违背她的意愿。

    这些黑影大多都如阴风山上袭击千雪等人的一样,狰狞可怖各具形态,散发着一股难闻的恶臭,被大力击打后就化作一团黑气消散了。

    但也有一些颜色更深体型更大的,被击到后化作一团黑烟,却是凝聚不散,一阵挣扎后重新变化成形,而且一下子一个分化成了几个,将周围那些消散的黑气都聚集在了自己身上。

    几人好一阵拼杀,身边那些怎么打也不会消散的黑影却越来越多,被团团围住前进不得,沾染了满身的恶臭,而且这些黑影似有摄魂夺魄的异能,时间一长几人都开始感觉周身发麻魂不守舍的,三魂七魄都要被这些鬼魅邪祟牵引出来了一般。

    可怜四个女孩子,对这恶臭极是厌恶内心作呕,也不得不硬着头皮拼命砍杀,只是这样杀了又活活了又杀的,还不断分化出新的来,何时能杀到头,这样耗下去,就算不被着了道也会被活活累死。

    千雪见情况不妙,暗道要摆脱这些鬼魅的纠缠必须解决隐藏在浓雾里操控它们的人,于是迅速闪身退开,将皓月神剑高高举起,瞬间光芒爆射,飞身腾起向前狠狠劈去。

    一道凌厉的剑气闪电般荡开层层浓雾,直击得地面沙尘飞溅,只见一道残影唰的一下避开,一纵身又钻进了浓雾里,继而传来一声惊呼道:“好把皓月神剑!”

    话音刚落狂风又起,被荡开的浓雾一下子又合拢到了一起,浓雾中隐藏着的人也一下子消失无踪。

    薛凌风看着前方秦香兰被折磨得连连皱眉,终于提起玄光剑去帮她,他不会什么法术招式,只能握紧手中长剑一阵乱砍。

    却不想玄光过处,只是擦着划过,那些鬼魅黑影便纷纷跌落,一阵颤抖后竟然消散无踪了,薛凌风心下大喜,没想到手中宝剑还有这等异效,连忙冲出去一阵乱舞,其他人见状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就连楚子慕也不禁朝他身边靠了过来。

    随着薛凌风不停地挥剑狂舞,周围的黑影鬼魅不断地变成一阵黑气消散,剩下的居然不敢再靠近,对他手中宝剑十分忌惮。

    狂风戛然而止,缭绕游走的雾气顿时停了下来,四周的黑影也随之消失,一个声音凶狠地吼道:“玄光剑!臭小子,看爷爷我不生吞了你!”

    声音过后却不见动静,过了一会后,却听浓雾深处多人齐声叫道:“参见少宫主!”

    继而另一个声音响起道:“怎么了,还不快走,你们一群人围在这里做什么?”

    “禀少宫主,几个正道的小毛孩,少宫主稍等片刻,待我速速灭了他们!”

    “算了,我们有更重要的事做,立即跟我走!”

    “可是少宫主,玄光剑和寒玉珠都......”

    这人话还没说完,又被那个被叫做少宫主的打断道:“行了,他们既然到了青冥山,还怕能跑了不成,立刻跟我走!”

    几个声音齐声应和了一下,一阵唰唰的破空声过后便消失得无声无息了,一切又归于平静!

    几人连忙开始收拾清理身上的恶臭味道和异物,都忍不住往薛凌风手中的玄光剑多看了几眼,同时心中也在暗想,刚才那个被称作少宫主的到底是什么人,听声音应该只是一个年轻人,但这些人却都要听他号令,而且他音色听起来有些阴森森的,大不寻常。

    几人收拾一番后稍作休息,想到这些人走的如此急切,放着玄光剑和寒玉珠两大至宝不抢夺,前面定是有什么更加重要的事情,便又匆匆追了上去,俱是新生代中的佼佼者,心高气傲不畏艰险。

    青冥山更深处,地势开始变得平缓,多有开阔盆地,植物也生长得更加旺盛茂密,但依旧是被浓雾笼罩着,怎么都散不开。

    此时在一个宽阔的小盆地里,一条溪流自中横穿而过,溪水潺潺群虫作响,还有几簇不知名的野花争奇斗艳开得正旺,乍一看还颇有几分春色怡人欣欣向荣的感觉。

    只是围在溪水边的一群人,脸色都不怎么好看,只见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十几人,满脸乌黑口吐白沫,突兀而出的眼睛大大地鼓着似还带着惊恐,早已死得透了。

    另有数人盘腿而坐正运功疗伤,全身上下或红或紫的脓肿不堪,表情极为痛苦,又有两个熬不住,口吐白沫倒在地上,挣扎了几下便一命呜呼了!剩下的那些站着的人,紧握手中武器凝神戒备,都是一脸的吃惊和恐惧。

    只见他们脚下一片狼藉,层层叠叠地堆满了各种不知名的尸体,或虫或蛇,或蜂或蝶,有翅的没翅的,有脚的没脚的,或大或小,五花八门形态万千,身上皆是色彩斑斓,五颜六色的一看就是剧毒之物,从里面散发着刺鼻的恶臭,闻之欲呕,让人一阵心悸头晕。

    这群人正是天剑门,玉清观和无极宗的大队人马,分别由天剑门执法长老,玉清观的‘玄心道人’和无极宗的玉须长老带领着,却不见天门五剑之一的秦勉和天水夫人等人,想必是屡遭埋伏偷袭后,失散了还没走到一起来。

    他们周围都是密密麻麻的杂草灌木之类的植被,足有盖过头顶的高度,里面嗡嗡嗡的嘈杂声响成一片,成群结队的异物乱做一团,想是受了什么刺激,性情十分的暴躁,似随时准备着一拥而上。数量成千上万,密密麻麻的将周围团团围住。

    执法长老看了看地上已经死得透了的十几人,又看了看正运功抵御毒液的几人,这几人全身浮肿的越来越厉害,看样子也是活不成了,不禁又心中悲愤暴跳如雷,提高了嗓音大吼道:“无耻妖女,仗着这层层浓雾尽搞些偷袭暗算的事,简直无耻至极!有种的出来拼个你死我活!”

    只见他表情愤恨,全身真气腾腾鼓动凝成一层厚厚的护体真气,头发胡须都花白了,性子还是那么暴躁,杀气犹盛。

    他话音刚落,一个少女般的声音娇笑了几声后说道:“哎哟,我的亲亲小长老,我一个女儿家,自然是没‘种’的啦!长老活了这大把的年纪,竟连这个都不知道吗!”

    话毕后又娇笑了几声,声音飘忽跳动游离不定,娇媚中又含嗔带煞,入骨三分,让人听后心里也是颤悠悠的,忍不住遐想这声音的背后到底藏了一张怎样的容颜!

    执法长老被这话一激更是怒不可遏,吹着花白的胡子吼道:“妖女,拿命来!”

    说话间他手中宝剑青光爆起,就要寻着声音飞身攻上,旁边一老者连忙拉住他道:“长老稍安勿躁,我们此次来到这险恶的青冥山,自从上山后便处处受制于人,现已经损失过半,似乎是有人早有安排,而魔道此次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我们到现在都还没有弄清楚。

    看眼下这情形,这妖女只是想把我们困在这里不让我们继续前进,看来前面定有什么重大事情,我们得赶紧想办法脱身,不可图一时之快啊。”

    那执法长老虽然脾气暴躁,但也不是不懂道理的人,而且眼下大事当前,也只能强压住心中的怒火,和玉须长老等人商议起来。

    他们所处地方对他们极为不利,虽开阔平坦,却完全被笼罩在层层叠叠的浓雾里面,最主要的是周围都生长着密密麻麻的比人还高的植物,里面各种蛇虫毒物多不甚数,每一种都是剧毒无比,稍有不慎被溅上一点毒汁,都有可能小命难保。

    而这种逆势对隐藏在里面的人来说却成为了最大的优势,仗着浓雾和地势牢牢控制着这些剧毒之物,将他们团团围住,进退不得。

    这魔道的人和这些毒物为伍,不但毫发无伤还能为其所用,此等能耐到着实令人佩服,只是正道中人对这些毒虫异物深恶痛绝,向来都是不屑一顾的。

    众人经过一翻商议,决定合力往前面杀出一条路突围而去。执法长老首当其冲,只见他全身真气澎湃,手中宝剑光芒暴增率先冲了出去,只是他刚夸出几步,一阵急促的琴声陡然响起,如狂风过林惊涛裂岸,似受了这琴声的刺激和指引,嗡嗡作响的群虫一下子如发狂般朝着他迎面涌来。

    执法长老可也不是浪得虚名之辈,在天剑门地位仅在天门五剑之下,一身修为也是了得,一声怒喝后全身真气暴涨,手中长剑光芒大放,只见漫天剑气狂风闪电般纵横交错,只听得咔擦咔擦的切割声响成一片,密密麻麻的毒虫尸体如雨点般噼里啪啦地掉落下来。

    他一时杀得性起,身子凌空又一声怒喝后手中宝剑光芒倍增,漫天剑气忽地一收,化作一柄巨大无比的气剑轰然斩下,轰隆一声震响,顿时沙土四溅草木横飞,成百上千的毒物被瞬间炸得粉碎。

    另一边的玉须长老也不甘示弱,大吼了一声飞身腾起,浑身的天罡紫气汹涌澎湃,两手向前急挥,每一下都能推出一个紫色气旋球,这些气旋球在群虫中爆开,一下子就将周围的毒虫炸得血肉横飞,若是单论杀伤力,竟是比执法长老还要强悍一些。

    他二人倒是一时间杀得解气,只可怜了身后那些众多弟子,一时间天上飞的和地下跑的都蜂拥而来,有几个修为稍低的架不住,几声惨叫后全身一阵猛烈的颤抖,脸上顿时青一块紫一块的迅速蔓延开去,大个大个的肉包隆起,一张完好的脸不一会儿就已面目全非,惨不忍睹。

    而且这里的毒虫异物似不计其数,无穷无尽斩杀不绝,随着激昂的琴声一波多过一波,一波更比一波凶猛,众人拼死斩杀了一阵,非但不得前进几步,反被又逼退回了原地,到最后就是执法长老和玉须长老都只能勉力自保了,要突围出出去似乎不太可能。

    人群退回来后,激昂的琴声陡然一变,婉转低回,如溪水潺潺,耳语绵绵,群虫狂怒暴躁之态有所收敛,也停止了进攻,只在不远处飞腾着。

    众人退回原地清理身上脏物,心里虽然厌恶愤怒,怎奈又无计可施,一些年轻弟子如已被吓傻了一般,呆若木鸡面如死灰。

    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恶臭,一阵一阵的直让人头晕目眩。看这些毒物如此狂躁,单凭这琴声恐怕是做不到,魔道大派中百花谷用毒之道天下无双,想必这个隐藏在某处的女子定是百花谷人,定是使用了某种毒药,配合琴声才能收到这样的奇效。

    “姑娘,世间万物自有其规律,你又何必断送了这万千生灵的性命,妄增杀孽!你杀性太重必自食恶果,回头是岸吧!”

    这声音雄浑嘹亮却带了几分清净祥和的感觉,如奔雷滚滚向四周激荡开去,躁动的毒物被这声音一压,顿时也安静了几分。

    说话之人正是玉清观的玄心道人,只见他身材高大略显清瘦,头发高高卷起于头顶盘成一个标准的道士发髻,一身青色道袍,正前面绣着一个显眼的黑白太极图样,目光清净平和面容慈祥,即便是在如此时刻,在他脸上也找不到其他的任何神情。

    闻得此言,那个妖媚的声音又再次响起道:“道长可真是热心肠,不仅渡人向善,即便对这些你们正道中人无不厌恶痛恨的毒物也心怀怜惜,好生让人家感动啊!只是道长你不是说这世间万物自有其规律嘛,那莫非道长的道是道,我的法就不是路吗!”

    话音刚落,琴声忽又响起,周围的万千毒物也跟着开始骚动起来,众人脸上一惊,心中早已十分恐惧,也不得不起身全神戒备。

    玄心道人脸上仍旧一片平静,继续劝诫道:“姑娘,有因必有果,何必一念执着呢!”

    “哈哈哈哈哈,道长,这万千毒物今日为我所用,正是它们的果,倘若道长你今日命丧于此,也正是你的果也未尝可知呢!”

    声音娇媚中突然变得凌厉,陡然间杀机涌现,琴音也随之一提,如苍龙出海高亢激昂,万千毒物一下子躁动起来,不一会儿就凶性大发,朝着众人一拥而上。

    玄心道人也不再说话,表情仍是那般的慈祥,目光清净平和竟仍没有半点涟漪。

    只见他从怀中取出一物,两手往前一摊,那东西便于他身前慢慢升起,形状呈一圆形如一面镜子,青黑古拙表面毫无光泽,如混沌未开一般。

    紧接着他两手相对往虚空一划,迅速结出一个纯正的玄青色太极图案,形状大小和那镜子一样的东西相差无几,熠熠生辉颤巍巍地也往上飘起,于那古镜模样的物体下面重合,一下子被吸了进去。

    那东西仿佛被瞬间注入了无穷灵力,剧烈的颤抖着迅速冲上天空,体积迅速向四面八方延伸开去,不一会儿已变得宽大无比,如漂浮于空中的一块巨大黑云,天色陡然乍变,本就昏暗的天空一下子变得暗淡无光,仿佛空中所有的一切都被它吸了进去。

    砰的一声巨响,一道巨大的玄青色光柱自那变得巨大无比的古镜样物体下方激射而出,迅速向四面八方激荡开去,只见滚滚玄青色光浪汹涌澎湃地扫荡而去,层层浓雾被纷纷冲散,周围陡然间一片雪亮。

    狂躁的万千毒物被这光芒一照,前冲的速度顿时大减,纷纷停下来在原地团团乱转,不一会儿后,大部分暴怒之态渐渐收敛,最后终于安静了下来一哄而散。

    也有一些反而更加的狂怒,上下左右一阵扑腾后纷纷爆体而亡,血肉模糊,只听得‘啪啪’的爆炸声不绝于耳,空气中恶臭的血腥味一阵浓过一阵。

    浓雾被激散后,只见不远处一个妙龄少女正立在一只扑扇着翅膀的巨大怪鸟上,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碎花长裙,怀里抱着一件像是琵琶一般的古朴乐器。

    她仰头看了看空中那巨大的东西,对着这边众人脸上现出一个迷人的笑容,便调转鸟头疾驰而去,一眨眼便消失在了层层浓雾里,留下一个娇媚的声音远远地传来道:“‘乾清古镜’果然名不虚传,奴家就先不奉陪了!”

    玉清观有三大奇镜,一个是现为静虚所有的炽炎镜,另一个便是这乾清古镜,乾清古镜是上古神物,专克制世间邪恶污秽的东西,还有种种奇效妙用无穷,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宝物。

    但是最为神奇诡异的,还是另外一件被称为‘阴阳幻天镜’的奇镜,传说用这阴阳幻天镜能创造出一个独立于时空的结界,并且将结界内一切事物尽数隐去,连同结界本身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只不过这阴阳幻天镜百年前便已遗失,至今不知所踪。
最新网址:www.xbiquke.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