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仗剑走江湖 > 魔起东方 第七章 绝境

最新网址:www.xbiquke.com
    第七章 绝境

    正当云漫天独木难支之际,呼延百岁和冲虚真人及时杀到,两个人一看死尸满地,也是着实吃了一惊!想不到日月魔教在卧云庄外的挑衅只不过是吸引人的注意力,真正的目标竟然是云漫天。

    二人大吼一声,各拉兵与眼前的杀手厮杀起来,云漫天听出是呼延百岁的声音,更增添了三分勇气,尽管双目已失,犹自奋力拼杀。这些杀手虽说武功高强,但分跟谁比,跟一般般的门徒比当然都可以称之为高手,但要是跟呼延百岁、冲虚真人这样的一流好手想比,他们那就差了一大截儿,不肖一会儿,这些杀手就纷纷死在这二位刀剑之下。

    姜是老的辣,呼延百岁脚底下还踩着一个活口儿,他让卧云庄的仆人把这个杀手捆了个结结实实。再看,云漫天,身子打了晃儿便一头栽倒在地。

    呼延百岁和冲虚真人赶紧抢步来到云漫天近前,再看云漫天,简直跟个血葫芦似的,尤其是他的脸,整个给鲜血染红了,眼睛里好像在往外冒血,五官因疼痛而扭曲挪移了,此刻他静静地躺在地上,看来是失血过多,已经昏厥过去了。

    呼延百岁急的一身是汗,抱着云漫天的肩头,轻轻摇道:“贤侄,你怎么样?贤侄,你快醒醒啊……”云漫天越是没有反应,呼延百岁就越是着急,见云漫天久久不能醒来,以为是死了,他鼻子一酸,眼泪竟夺眶而出。云家与呼延家是世交,云东来和呼延百岁是把兄弟,云漫天一向很敬重这位前辈,逢年过节或者是路经洛阳府时,必然会登门拜访探望,爷俩儿处的非常好,今日见贤侄遭此佞事,真是痛心疾首。

    冲虚真人赶忙拦住,言道:“呼延兄,莫要着急,让贫道看看。”

    他仔仔细细的眼看云漫天的伤口,浑身上下最有十六七道血口子,不过这些伤都是皮外伤,等他看到云漫天的双眼,当时就吃惊不小,不住地摇头叹息。呼延百岁急忙问道:“道兄,我贤侄可救得活吗?”

    冲虚真人长叹一声,言道:“哎,真是不幸啊不幸!”他指着云漫天的双目,言道:“呼延兄,您上眼来看。”

    呼延百岁仔细瞧看,就见云漫天双目已失,光剩下两个血窟窿,眼眶子肿起一寸多高,泛着黑色,血窟窿里不住地往外涌出黑乎乎的脓血,凑近一闻,一股恶臭怪味直入肺腑,令人直想呕吐。呼延百岁很是诧异地问道:“漫天的眼睛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被这帮兔崽子给扣去的?”

    冲虚真人摇了摇头,语声沉重的言道:“非也。眼睛是人最柔弱的部位之一,咱们练武之人从一开始学艺,就格外重视保护眼睛、咽喉和裆部,像云漫天这等高手岂会不知,再说这些杀手虽多,武功也就是三流,即便捆成一个也不是云漫天的对手。依贫道看,他的眼睛是中了极为霸道的毒。”冲虚真人,说到此处,手捻须髯,思索了片刻,继续言道:“贫道若没有猜错,他是自扣双目的,他想用肉体的疼痛压住毒药的痛苦,反正眼睛中了此毒,也必将失明。”

    “原来如此。”呼延百岁觉得他分析有道理。他心道:这冲虚真人乃是武当派的掌门,遍尝百草,精通医道,于是便问道:“道兄,我贤侄的毒可以解吗?”

    冲虚真人脸色极为难看,无奈地摇了摇头,言道:“难,实在是难!漫天中的毒叫‘七星蜈蚣毒’,中了此毒,在七个时辰之内若不能服下解药,便准死无疑。我虽然识得此毒,却一时之间想不出解毒的方子,纵是弄明白了方子,此地也未必有救命的草药呀。”

    “救人要紧呐,道兄!别说那些丧气的话,赶快想想解毒的方子吧。”呼延百岁急切地恳求道。

    冲虚真人连忙点头道:“呼延兄,莫急,我这就想法子,咱们等赶紧找个房间,把漫天安置好才是啊。”

    呼延百岁这才意识到,云漫天还躺在地上那,赶忙一把将他托起,就近找了个卧室,将云漫天放在床上。冲虚真人赶忙从怀里掏出一个白瓷瓶,拔开软木塞子,往掌心倒出两粒小药丸,呼延百岁帮着把云漫天的嘴扒开,把药丸给他喂了下去。这药丸果真是疗伤的上品,过不了一会儿,再看云漫天的脸色渐渐恢复了几分血色。

    冲虚真人见有了效果,便对呼延百岁言道:“呼延兄,我这百草丹能治愈一定的内伤,但却解不了七星蜈蚣毒,咱们得抓紧时间找出解读的法子来才是。”

    呼延百岁连连点头,言道:“此事就全仰仗道兄了。”

    “我尽力为之吧。”冲虚真人勉为其难的答应了,倒不是他不想救人,而是要找出破解七星蜈蚣之毒的法儿哪那么容易啊,别说七个时辰,也许七天、七年都未必能破解出来。他让仆人打来热水一盆、冷水一盆,又从怀里掏出一个蓝瓷瓶来,拔开塞子往热水盆里轻轻磕了三下,原来这瓶子里装的全是药粉,药粉刚落入水里变瞬间扩散开来,不肖一会儿,热水竟变成了红色,比鲜血的颜色要略微浅一些。他令一个丫鬟,拿来两块棉方巾,一块在清水盆里洗过后,轻轻擦拭云漫天的眼眶子,擦上三遍后,又用另一块棉方巾沾着药水再接着擦拭,如此反复,一直擦了半个时辰,这才停了下来。

    呼延百岁突然一跺脚,急忙言道:“道兄,只顾了给贤侄治伤了,不知道此刻外面什么情况,我那四个贤侄能不能斗得过魔教圣姑和丧魂铃?”

    正当呼延百岁准备赶往卧云庄正门之时,就听见一阵脚步声传来,为首的正是“神拳无影”司空妙,紧跟着他的是三个师弟傅青方、吕少秋、皇甫嵩,后面是各门各派的人。

    呼延百岁赶忙迎上去,急问道:“司空妙,战况如何?外面是什么情况?”

    其实不用问,单看这群人的灰头土脸的样子就知道战况不妙。再看吕少秋肩膀子上一道血口子,一看就是剑伤,傅青方的衣服上也有几处破损。其他门派的人,有十来个人中了弓弩之伤,有的箭矢都还插在肉里,没能拔出来,脸色黄中透黑,疼的是呲牙利嘴。人群最后面,有几个卧云庄的仆人抬着“关东二魔”了阴大和尚和青云子的尸体。此刻,已经找了个阴凉处,暂时把尸体安顿好了。群雄脸色阴郁,有的唉声叹息,有的义愤填膺,既有三三两两窃窃私语的,也有沉默寡言安静思索的。

    司空妙的脸色也极为难看,尽管他身上没有受伤,但他的心情却极为沉重,他将呼延百岁拉到一边儿,低声言道:“世伯,大势不妙哇!魔教的人已经把下山的路给封死了,路两旁至少埋伏了很多弓弩手,任谁也下不了山啊。”

    “哦?”呼延百岁大吃一惊。

    “银笛铁剑”傅青方冷哼了一声,朗声言道:“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啊!方才我们师兄弟四人跟魔教的贼人玩命,某些人竟然见势开溜儿,不知道魔教弓弩是什么滋味啊?”他这么一说,那几个受了弓弩之伤的人,个个脸上都挂不住了,毕竟都是在江湖上混的,被人家这么嘲讽,哪能受得了。就看一个人怒道:“姓傅的,你不要出言不逊!我泰山派内尚有要事,我急着赶回去,这也有错吗?”

    “对啊!”

    “对啊!”其他几个人也都附和着。

    “我崆峒派也有要事,着急要走……”

    “那你现在走啊!怎么不走啦?”“铁戟温侯”吕少秋虎目圆睁,怒斥道。他本来就是火爆子脾气,嗓门又粗又大,让他这么一吼,其他人都消停了不少。

    冲虚真人刚安顿完云漫天,好不容易喘口气儿,走到院子里一看,那些中弩箭的人个个脸色发黑,伤口处已经肿起很高了。他急忙凑近了仔细瞧看,惊道:“弩箭有毒!”话虽不多,但着实把大伙儿吓了一跳。

    那几个受伤的心里惴惴不安,拉住冲虚真人的手臂急切地问道:“真人,烦劳您老人家给咱们瞧瞧,这毒可以解吗?”

    冲虚真人虽然满脸倦容,但还是笑道:“诸位,这些弩箭之毒,贫道可以解,稍安勿躁,稍安勿躁……”此言一出,众人的心绪这才有所平复。

    司空妙、傅青方、吕少秋、皇甫嵩等人听说大师兄受伤不轻,就要进卧室探望,也被呼延百岁赶忙拦住了,并招呼众人到正堂议事。

    此刻,天色将近黄昏,众人折腾了整整一下午,卧云庄招呼众人用过了晚膳。呼延百岁带着众人来到正厅,共同商议解围之事。居中的正位本该是云漫天坐的,但此刻他卧床不起,大事面前,得有人主持啊,于是呼延百岁也不在乎什么主客身份了,自己往正位上一坐,招呼众人按着门户纷纷落座,仆人们很快就上了热茶。

    呼延百岁呷了一口茶,长叹一声道:“诸位武林同道,如今魔教气焰嚣张,谋害了老剑客云东来,又重伤了我的贤侄云漫天,把下山之路也给封闭了,大家都说一说,咱们该如何应对?”

    众人面面相觑,显然是各有打算。

    司空妙见众人的反应如此冷淡,就知道人心不齐,要不是魔教封住了下山之路,说不定这些人就得撒丫子跑路了,想到此处,心里真是十分不悦,他把脸往下一拉,起身言道:“世伯,各位英雄,自古正邪不两立,我武林正道与魔教仇杀了近百年,最终在三十年前,我师傅云老剑客与魔教教主端木赢方苦战三天三夜,终于将他一掌打下万丈深渊,从此,魔教一蹶不振,远遁西域,为咱们中原武林迎来近三十年的安宁,如今,魔教卷土重来,说是来报仇的,实则是要吞并整个武林,我想各门各派都不能置身事外吧?”司空妙的话虽不多,但句句说的是大实话,在座的各派门人很多都经历过或者听说过,一种危机感顿时压迫心头。

    少林寺四大高僧之一慧通大和尚口诵佛号道:“阿弥陀佛,司空施主所言甚是,魔教在最近几年不断渗透进我中原武林,不断暗杀各派重要人物,其目的就是制造恐慌,让各门各派失去主心骨,群龙无首,他们好乘虚而入,把我们一一攻破,其用心远不是复仇那么简单。”

    峨嵋派掌门秋野真人言道:“慧通大师所言极是!魔教显然是做了充足的准备,大家仔细想一想,这几年魔教为什么频繁的派出杀手,暗杀我江湖正派各路高手和重要人物,极力营造出魔教无孔不入,无处不在的感觉,这样我们各门各派就坐不住了,必然会再次联合起来,共同对付魔教,那么谁来当头儿呢?必然还是云东来云老剑客!这样以来,我们的每一步都在人家的算计之中,今日,各门派的掌门基本都在卧云庄,家里头儿没有像样的高手,倘若魔教对卧云庄围而不攻,转头对各个门派下手,来个一一击破,那可真是悲惨至极啦!”

    秋野真人所言非常在理,绝非高谈阔论,哗众取宠,众人听罢一个个惊的汗毛都立起来了。这也是方才,有些门派的人要急于下山的原因所在——害怕自己的门户被日月魔教给抄了。

    呼延百岁听罢也是紧张到窒息了,忙问道:“那么秋野道友,您可有破解的法子么?”

    秋野手捻须髯,微微摇了摇头,缓缓言道:“这卧云山庄在五龙山之巅,三面具是万丈悬崖,纵使你轻功绝顶,跳下去也得摔个粉身碎骨啊,绝无生还的可能,而唯一的下山之路已被魔教控制住,依我看若要下山,只能是硬闯。”

    “硬闯?”泰山派掌门王太德听罢,有些同意,起身言道:“这算是什么法子?魔教的弓弩手甚多,又都是毒弩,不怕众位笑话,方才我们与崆峒派、太湖帮等十几个高手一同闯关,结果还是打败而归,若不是冲虚真人帮着解毒,恐怕又得多出几条人命来。”
最新网址:www.xbiquke.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