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九阙凤华 > 番外: 吮毒事件(三)

最新网址:www.xbiquke.com
    前方站着的中年男子身形高大,肤色很黑,络腮胡,相貌端正,神色严肃,看上去颇有几分正气凛然的样子,最要紧的是,他穿着官服,腰间还挂着刀。

    少年眼睛一亮,忍不住就往前挣了挣,傅明正的手又捏住了她的腰,他微笑着低声说道:“你这么激动,不是至亲就是一伙儿的,他是你的什么人?”

    少年倔强地不回答,只眼巴巴地看着前方的中年官员,眼圈已然委屈地红了。中年官员发现了他们,手一挥,随从便四散开来,将他们团团围在中间。

    傅明正笑得更甜蜜灿烂了:“他不敢轻举妄动,眼中关切之情无法掩饰,说明你对他来说十分重要,而你如此委屈爱娇,我猜,他是你的至亲长辈。是令尊吧?”

    少年一阵心惊,自己长得像母亲,并不像父亲,在印象里,从小到大,不清楚内情的人未有第一眼就看出他们血亲关系的,偏偏今天这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妖孽居然一眼就看出来了。他一定是诈自己的!可不能上了他的恶当!少年冷笑:“你长眼睛了么?你哪只眼睛看出我和他像了?”

    傅明正抬起手,爱怜地轻抚了少年的脸颊一下:“一家人,不仅仅是长相类似,表情举止谈吐都会有相似的地方。你和他的确长得不像,但你们的眼神和气质是一样的。何况……”他轻慢地笑了笑,“刚才我碰你这一下,他眼睛里都喷出火来了,所以,他是令尊无疑。”

    少年差点吐血:“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我们不会伤害你,你若要走就走,咱们只当没有见过面可好?”

    “不好。我需要令尊替我做点事。”傅明正抬手,朝前方的中年官员打了个招呼:“李大人好。”

    少年瞪圆了眼睛,他怎会知晓自己的父亲是谁?

    前方的李大中显然也很吃惊,不过他生性沉稳,且天生脸黑,胡须又茂盛,神情并看不出什么特别变化来。他聚精会神地盯着傅明正看了片刻,一直皱着的眉头松开了:“原来是大人。”

    这回轮到傅明正吃惊了:“你认识我?”来办差前总要做足功课的,他认识这人不奇怪,奇怪的是对方居然认识他。实在是不能不让人更加小心谨慎些。

    李大中拱拱手,不卑不亢地道:“下官不才,前年曾因公到京中办差,因缘巧合,见过大人一面。虽不曾说过话,但对大人的英姿风貌印象颇深。”

    傅明正笑了:“你既然识得我,那就好办事了。”

    少年瞪大眼睛,狐疑不定地盯着傅明正看,这样坏心肠的东西居然是朝廷命官?居然是?

    傅明正朝少年嫣然一笑:“如假包换。公事所迫,若有怠慢,万望公子谅解一二。”

    李大中轻咳一声:“既已验明正身,同为朝廷中人,有话好商量,可否请大人放了犬子?”

    傅明正不但不放人,反而整个人都靠到少年身上去了,惫懒笑道:“大人见谅,我挺喜欢令公子的,这几日就请令公子作陪吧。”同为朝廷中人怎么了?追杀他的就是朝廷众人,这少年天真好拿捏,又是李大中的心肝宝贝,捏在手心里就捏住了李大中的命脉,相当于掌控了彭城的大部分兵马,如此划算的买卖,他怎能轻易放手作罢?

    李大中的脸色更黑了:“大人有事只管吩咐,下官无有不从。小儿年幼,非是公门中人,不谙政事,在家亦是娇养,一夜未归,他母亲牵挂得厉害,还请大人体谅,放他归家,以免他母亲哭泣伤心。”

    傅明正摇头:“李大人,你不上道,你我二人并无私怨冲突,都是为国事尽忠。事情办妥,我自会放了令公子,并不会伤害他分毫。”他收了笑容,冷淡地道:“现在,我要一辆马车,记得收拾干净些,立刻马上!”

    李大中黑着脸让人赶了马车过来,傅明正将手放在少年的后颈上:“上去。”

    少年眼泪涟涟,无可奈何地跟着他上了马车,冷着脸坐在一旁不理他。傅明正倒也不为难他,舒舒服服地躺好了,再颐指气使地让人给他准备吃的喝的用的,微笑道:“你叫什么名字?将来我好谢你。”

    少年撅着嘴不理他,他也不急,笑道:“听说李大人有一儿一女,公子名叫李海兴,姑娘名叫李舒眉……”

    少年连忙打断他的话:“没错,我就是李海兴。”话音刚落,就见傅明正阴险无比地笑了,他觉得哪里不对,却不知道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但总不能承认自己其实是女儿身吧?不然爹爹和家族的脸面往哪里搁,自己又是定了亲的,是要怎么办呢?当然只有冒用兄长的名头了。

    “海兴小哥啊……”傅明正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你放心,我的事情不难办,我也不会为难令尊,只要你们配合听话,总有你们的好处。”

    女扮男装的李舒眉生气地道:“谁稀罕。赶紧走人就最好了。”

    傅明正突然将手放在她的肩头上,李舒眉大怒:“你干什么?我爹就在外面!我可不怕你。”

    傅明正灿烂一笑,将手掌摊开给她看:“不过是替你拿下一条肥虫子而已。”

    他的掌心上蠕动着一条既肥且大的绿色肉虫,也不知是什么时候落到她肩上的,李舒眉一阵恶心,却未如他所愿那般尖叫失色,反而将细白的手捏住了肉虫,作势要往他嘴里塞:“这东西烤熟了味道不错,大人可要尝尝?”

    倒是与众不同。傅明正挑挑眉,十分认真地打量了她一下,微笑道:“或许我们今晚可以试一试。”

    “今晚?”李舒眉大为吃惊,他什么意思?

    傅明正淡淡地道:“在我的人未曾找到我之前,恐怕都要烦劳李公子与我一同吃住了。”

    李舒眉勃然大怒:“凭什么?”

    傅明正目光冷厉:“不凭什么,谁让你运气不好,又如此心软善良?”

    李舒眉气得发抖:“你这个狼心狗肺的坏东西!我瞎了眼……”

    傅明正轻轻一笑:“瞎不瞎的,姑且不说,李公子,你我二人皆为男子,你就连毒液也为我吸过了,同吃同住又有什么大碍?你放心,本官不好男风!”

    李舒眉一口恶气憋住,吐不出来咽不下去,只好愤愤不平地道:“是你逼我的!”

    “不然呢?”

    “不然我根本不会替你这个坏东西吸什么毒液!”

    傅明正点点头,凉凉地道:“所以,我动手是对的。”

    李舒眉被气得红了眼圈,恩将仇报不说,还强词夺理,这人的心肠是什么做的啊?她猛地拉开车帘,看向一直骑马跟在一旁的父亲:“爹……”

    李大中朝她比了个手势,让她稍安勿躁,不要露头。她只好愤愤不平地又放下了车帘,沉重地坐了回去。

    傅明正闭目养神:“告诉你父亲,找处僻静的庭院,请个靠谱的大夫,我不会耽搁你们太久,也不是什么恩将仇报之人,所为一切,不过自保。”

    他面色苍白疲惫,完全不同于之前的跋扈恶毒,李舒眉本想挖苦他几句,却看到他身下的褥子浸出了嫣红之色,她吸了一口气,试图靠过去仔细查看,刚靠近半分,他便睁开眼睛,戒备冷厉:“你要干什么?”

    李舒眉指指褥子:“你……你还受了伤?”

    傅明正轻描淡写地一笑:“小小伤口,算不得什么,不过是刚才不小心,迸开了而已,你别太当回事,也别多管闲事,不然我怕误伤了你。”

    他说这话时,很慢很认真,杀气毕露,李舒眉知道他说的绝对是真话,她抿紧了嘴,往后让了让,表示自己绝对不多事。

    马车悠悠前行,傅明正似乎睡着了,李舒眉看着他年轻漂亮的容颜,忍不住轻声问道:“你是好人,还是恶人?”

    “我是恶人,办的却是好事。”傅明正睁眼,玩世不恭:“不然,以令尊的性情,他必然会想方设法弄死我,你以为呢?李公子?”

    也许真是这样的吧。李舒眉有点不确定,却又有些说不明白的欢喜和怅然。

    傅明正果然说到办到,除了必须随时看到她在周围之外,不骚扰,不多事。这种近距离的扣押也在第二天清晨,经过李大中和他的详细恳谈之后解除了,她走出房间之后,忍不住回头去看他,他朝她懒懒一笑:“这世上的坏人很多,下次再不要这样好糊弄了啊。”

    当时晨风轻扬,他的笑容干净美好,她看着他,竟然晃了神。两天以后,一群人找****来接走了他,临行前她忍不住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他低笑:“问这个做什么?”

    她恶狠狠地道:“当然是找你报仇!”

    他很认真地打量了她一番,露出一排雪白整齐的牙齿:“傅明正。”

    傅明正啊。李舒眉反复咀嚼着这个名字,平静地目送他远去,心里生出了一个不可遏制的疯狂念头,若有一天,能把这恶毒骄傲的男人按在地上暴打一顿屁股,听他求饶,那滋味想必十分美好。这个念头如藤蔓一样疯长缠绕,再也割舍不去,直至冯家退亲之时,父母兄长皆都愤怒无比,她却悄然长舒了一口气,终于解脱了,终于自由了。

    半年后,烛光摇曳之中,一个人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她面前,傅明正眉目如画,肆意傲然:“当初之事,本属无奈之举,非是有意轻慢。冯家之事,我会为你解决妥当,必不让你委屈。”

    她傲然一笑:“那是我的事,与你无关,不要多管闲事。”

    
最新网址:www.xbiquke.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