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去看 > 穿越小说 > 朕真不是中山靖王啊 > 第065章 晁错的来历

最新网址:www.xbiquke.com
    晁错的来历?

    兄弟二人多少知道一些;

    但为了不打乱申屠嘉的‘故事’,兄弟二人只默契的摇了摇头,然后眨巴着明亮的眼睛,满怀期待的等候起了申屠嘉的下文。

    感受到兄弟二人目光中的期待,申屠嘉也只深吸一口气,便见晁错的人生轨迹,几无遗漏的摆在了兄弟二人面前。

    “晁错是颍(yǐng)川人,出生于太祖高皇帝七年,和曾经的梁怀王太傅,贾谊贾长沙同岁。”

    “今年么······”

    “嗯,应该是虚四十五,正值壮年。”

    “年少之时,晁错曾跟随轵县人张恢,习申商刑名之学。”

    申屠嘉温声一语,便惹得兄弟二人连连点头,表示自己对此有所了解。

    ——申商刑名之学,其实就是以申不害、商君(鞅)为代表的法家学说。

    而晁错出身法家的事,在长安也早已是妇孺皆知的事。

    毕竟再怎么说,晁错也是有汉以来,第一个敢把‘法家出身’四个字,明写在额头上的人。

    而在晁错之前,就算有法家出身的才俊入仕,则大都会和申屠嘉一样,委婉的说一句:小子不才,早年拜师于xx门下,治(申商)刑名之学。

    至于原因么······

    “秦亡之后,几乎全天下都将‘亡秦’的责任,归咎到了法家的头上。”

    “二位公子应该也清楚:在秦之后,法家士子仕汉,有多么的不容易。”

    “在这样的情况下,晁错以法家士子的身份,在太宗皇帝的时候就得到信重,甚至被当时,还是太子的陛下赞为‘智囊’;”

    “——单就这一点,也足以说明晁错的能力了。”

    听闻此言,兄弟二人再一点头,表示明白。

    在前世,刘胜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小镇做题家,而且还是相对失败的那种;

    对于‘历史’这一宏大命题,前世的刘胜根本就没有多少知解。

    顶天了去,也就是知道秦始皇一统天下,结果儿子胡亥没出息,刚继承皇位就亡了江山;

    之后刘邦、项羽争霸,最终刘邦胜出,做了汉太祖。

    又过了几百年,汉朝不知怎么就亡了,好像是什么黄巾贼之类,而后便来到那個三国鼎立的纷争岁月,并由司马懿苟到了最后。

    再之后,刘胜有所耳闻的,也就是隋炀帝杨广、唐太宗李世民,以及明太祖朱元璋,这断断续续的记忆碎片了。

    而在这一世,在这个时代,以皇子的身份度过了整个童年之后,刘胜对历史,显然也有了许多新的认知。

    最起码对过去百十年的历史,有了大致的了解。

    其中最让后世人意想不到的一点,或许就是如今的汉室,是不承认由始皇帝嬴政所建立的‘秦朝’的。

    在这个时代的人看来,过去百十年的历史,并不是‘周-秦-汉’,而是周朝末年,秦始皇逆天而为,造了姬周的反,‘非法’统治了天下一段时间;

    之后,则是汉太祖高皇帝刘邦顺天应命,矫正了始皇嬴政的‘非法统治’,建立了汉室。

    换而言之:如今的汉室,并不是继承了‘秦’的江山,而是接过了‘周’的社稷。

    而秦‘非法统治’天下,之后又压迫天下百姓,导致天下民不聊生的罪过,则被完全归咎在了法家身上。

    ——要不是你法家的严酷律法,秦别说压迫天下百姓了,就连‘非法统治’都不可能达成!

    顶着这个明显带有严重污点的政治成分,无数法家士子,在过去几十年里,化身为‘治申商刑名之学’的‘无学派’人士。

    可是这样一来······

    “晁错有这等风骨?”

    “皇祖父那会儿,法家士子还没法入仕吧?”

    “晁错在当时,就敢自诩‘法家之士’了?”

    见刘胜精准捕捉到问题的关键,申屠嘉也不由欣慰一笑;

    眉宇间,却下意识带上了些许轻蔑。

    “当然不是。”

    “晁错若有那般风骨,老夫倒还会高看他一眼;”

    “更不至于在朝议之上,屡次让他‘下不来台’。”

    “最开始,晁错也和其他的法家士子一样,甚至更不堪;”

    “——晁错入仕,甚至连‘治申商刑名之学’的底线都没有坚持,只是表明自己能写会认而已。”

    “就是凭借这能写会认的能力,晁错才以‘太常掌故’的官职,初入朝堂。”

    “而在后来,发生了一件事;”

    “正是这件事,让晁错一飞冲天······”

    轻描淡写的道出一语,申屠嘉的面容之上,也不由涌上一抹颇有些复杂的神容。

    “——太宗孝文皇帝六年,济南大儒伏生上书,表明自己曾在秦王政焚书坑儒的时候,将《尚书》藏在了自家的墙壁中。”

    “太宗皇帝闻之大喜,当即就想派人去取书;”

    “但伏生藏的尚书,都是用战国时期的齐国文字写成,根本没人能看懂,需要伏生亲自讲解才行。

    “偏偏这个大儒伏生,年纪非常大,已经有九十多岁了,而且只会说周时的雅语;”

    “太宗皇帝想派人去受书,又实在找不到能听懂雅语的人。”

    “就是在这个时候,晁错站了出来,表示自己非但听得懂雅语,而且还会说雅语······”

    听到这里,饶是对晁错深恶痛绝,刘胜也只能遗憾的砸吧了一下嘴。

    “结果就让晁错去受《尚书》,然后一飞冲天了呗?”

    “这晁错,运气也太好了······”

    闻刘胜此言,申屠嘉却是面色复杂的摇了摇头。

    那复杂的面容,有轻蔑、有鄙视;

    但最多的,还是一股由警惕和敬佩夹杂在一起的五味杂陈。

    “在外人看来,晁错贵幸,只是因为运气;”

    “只是因为当时,朝中唯独晁错听得懂雅语、会说雅语。”

    “但也正是这件事,让当时还在淮阳做郡守的我,看透了晁错这个人。”

    语调低沉的说着,申屠嘉的面色也是愈发严峻起来,眉宇间,更是带上了挥之不去的凝重。

    当申屠嘉抬起头,再度望向刘彭祖、刘胜兄弟二人时,方才还写满云淡风轻的双眸,更是尽带上了鹰隼般的锐利。

    “——晁错的雅语,是在伏生献《尚书》之后,从无到有现学的!”

    “是晁错特意回到颍川,找学师张恢学习,然后回到长安,争取到这个机会的!”

    “从离开长安,去颍川学习雅语,到太宗皇帝派晁错去济南,受伏生手中的《尚书》······”

    “整个过程,晁错,却只花了短短九个月的时间······”
最新网址:www.xbiquke.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