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去看 > 穿越小说 > 朕真不是中山靖王啊 > 第026章 旋涡

最新网址:www.xbiquke.com
    “会是谁呢······”

    和哥哥刘彭祖回到广明殿,刘胜便一屁股坐在院内的躺椅上,面色郁结的猜测起‘那人’的身份来。

    究竟是什么人,能让栗姬那么不可理喻的女人,时刻谨记‘母仪天下’的责任?

    刘胜实在是想不到。

    还是那句话:除了当今天子刘启,栗姬可是什么人都不放在眼里!

    甚至就连天子刘启,只要做了什么事,是不合这位栗姬心意的,也别想在凤凰殿内,收到什么好脸色!

    毫不夸张的说,在这位夫人看来,自己的长子刘荣,似乎早就已经彻底坐稳了储君之位;

    任是谁,都不能改变母子二人一为储君太子、一为当朝皇后的命运。

    想到这里,刘胜也不由回忆起方才,丞相申屠嘉对自己说的话。

    ——有一件事,栗姬是绝对不敢马虎的;

    皇长子的储位!

    “嘶~”

    “谁能有这么大本事,能对册立储君的事······”

    “皇祖母?”

    满是困惑的自语一声,刘胜只愈发觉得头大。

    按理来说,储君太子的册立,是完全由天子刘启拍板决定的;

    即便是东宫窦太后,也只是在理论上,具有‘亲自颁诏册立太子’的权力,以及对天子刘启的储君人选说‘不’的一票否决权。

    但话又说回来:储君的册立,无非就是有嫡立嫡,无嫡立长。

    眼下薄皇后没有子嗣,这便是‘无嫡’;

    那储君之位,也只能按‘无嫡立长’的规则,落到皇长子刘荣的头上。

    至于窦太后,除非是想挑战一下‘嫡长子继承’的皇位传承规则,又或是想跟身为大汉皇帝的儿子刘启起冲突,否则,就绝不可能在这件事上,否定刘荣的继承权。

    即便撇开这所有的一切不说:就算申屠嘉说的是窦太后,这件事,也完全说不通。

    ——申屠嘉何德何能,能为身为皇子的刘荣,‘引见’当朝太后?!

    想不出个所以然,刘胜只愈发急躁起来;

    下意识抬起头,却发现一旁的兄长刘彭祖,面上尽呈一抹孤疑之色。

    “兄······”

    一声‘兄长’都还没来得及道出口,便见刘彭祖神情满是阴沉的蹲着身,手拿一条树枝,在面前的地上画起什么。

    略有些疑惑的走上前,靠着刘彭祖蹲下身来,刘彭祖的‘创作’,也已接近尾声。

    「正 l 邪

    丞相 l 晁错

    袁盎 l 郅都」

    “嗯?”

    刘胜俯身打量的功夫,刘彭祖却是起身拍了拍手,低头望向身前的‘表格’,神情尽是一片严峻。

    “栗姬的事,丞相既然答应了,便出不了差错。”

    “虽然为兄也想不到,究竟是何人,居然能劝得动栗姬,但丞相敢答应,就必然是有敢答应的底气。”

    “——为兄担心的,是袁盎!”

    毫不迟疑的道出自己心中的担忧,刘彭祖便再度蹲下身来。

    “阿胜想想看。”

    “丞相,出于对自身职责、江山社稷的考虑反对《削藩策》;”

    “而《削藩策》,是晁错提出来的,甚至很可能是苦心筹谋多年。”

    “——所以丞相同晁错的争执,便是在《削藩策》之上。”

    “至于袁盎,早在太宗孝文皇帝之时,就已经和晁错形如水火;”

    “所以袁盎同丞相亲近,很可能是想借丞相的手,去打击政敌晁错。”

    “及郅都,和晁错本就是上下属,又同为法家出身,如今更是父皇最为信重的二人。”

    “这样一来,丞相同袁盎联手,与晁错、郅都二人分庭抗争,便当是定局······”

    听着刘彭祖以一种莫名严肃的语气,讲述出这四人之间的利害关系,刘胜面带迟疑的看了看身前的‘表格’,又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但很快,刘胜的面容之上,便再度带上了些许困惑。

    “哥。”

    “丞相和袁盎联手,去跟晁错、郅都较劲,确实是这样没错。”

    “可这跟咱们,又有什么关系啊?”

    满是困惑的道出心中疑问,刘胜的面容之上,也不由带上了些许急躁。

    “眼下最要紧的,不应该是栗姬吗?!”

    却见刘彭祖闻言,面上严峻之色更甚,只漠然俯下身,将先前那条树枝复又捡起。

    待刘彭祖又写下二字,刘胜面上神容,才终是缓缓涌上些许了然。

    「正 l 邪

    丞相 l 晁错

    袁盎 l 郅都

    ······l 父皇」

    “这样,阿胜可明白了?”

    “——朝堂之上,看似是晁错在为自己的《削藩策》奔走,但真正想要削藩的,是父皇!”

    “有父皇在背后撑腰,单凭丞相和袁盎,根本无法和晁错、郅都二人对峙。”

    “所以丞相和袁盎,必须要争取到一个举足轻重,甚至身份、地位和父皇不相上下的人,才能使双方势力再度持平。”

    “阿胜想想;”

    “普天之下,谁人能有同父皇不相上下的身份、地位?”

    “又有谁,能在和父皇较劲的同时,不落于下风??”

    说着,刘彭祖终是在眼前的‘表格’之上,最后又落下二字。

    「正 l 邪

    丞相 l 晁错

    袁盎 l 郅都

    太后 l 父皇」

    “——普天之下,只有皇祖母一人,能替丞相、袁盎抵抗父皇!”

    “也只有皇祖母一人,能劝父皇打消,起码是暂时打消削藩的念头。”

    神情满是严峻的道出这番话,刘彭祖终是再度站起身,将双手背负于身后,悠然发出一声长叹。

    “而我兄弟二人如今,便被卷入了这件事当中······”

    “——先前,我二人虽同郅都生了不愉,却也还不至于此;”

    “但栗姬的事,却必将让我兄弟二人,在丞相那里,欠下一个天大的人情。”

    说到这里,刘彭祖便低下头,用脚随意的将地上的‘表格’抹去;

    而后,刘彭祖便郑重其事的侧过身,望向身旁,正满带着惊骇望向自己的弟弟刘胜。

    “——袁盎,不单只是想借丞相的手,除掉晁错。”

    “替丞相、袁盎争取到皇祖母的事,如今,只怕已经落到了阿胜的肩上······”

    “究竟该怎么做,我兄弟二人,还要好生思量一番·········”
最新网址:www.xbiquke.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