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去看 > 科幻小说 > 欲谁 > 重篇 凡间布雨(四)

最新网址:www.xbiquke.com
    这数日,在孙司景的指导之下,陆翡的法术的确是有所增进。

    陆翡大致已经将前半部分的布雨法术掌握得有些水准了,在孙司景看来,虽然不能够说是非常完美。但也算是能够看得下去的趋势。

    依孙司景来看,陆翡的功力的确是不错,这悟性自然也不差。看来当年天帝也是早有打算,以天帝的能力,孙司景自然是不会不相信天帝看不出陆翡的真身,甚至是陆翡的情况。

    想来,天帝也是知道陆翡便是小青转世了,因为陆翡自身属水,拜这个水神为师也是正好的。应该是天帝知道了这一层意思,这才故意将陆翡塞给了水神。

    这三百年来,陆翡比寻常人修行的速度都更快,想来这一部分应该是因为前世小青的原因,小青的原身便是佛界中唯一一朵青莲。小青天生就有神识,当年在莲花池中修炼的速度也是比一般人更快。再说了,这莲花池中那么多的莲花,得一朵花开绚烂,自然是不易的。

    当然,这是其中之一的原因,还有一处原因,应该是因为陆翡自身本就天赋很好,所以,拜在水神门下也可以说是能够发挥作用了。

    陆翡本就是擅长水修,正好水神通此,正好对陆翡也是助上一助了。

    孙司景瞧着这陆翡,倒是有几分可造之材的苗子。

    孙司景是不知道当年那水神修炼这布雨法术的时候,是修炼了多少时间,但眼前陆翡的资质是断然不在当年的水神之下的。

    咻。

    孙司景眸光微微一动,他眼中带着微光的视线就这样落在了陆翡的身上。

    陆翡用了七日便能够领悟前半部分的法术了,而此时,孙司景已然是开始教陆翡如何去施展这后半部分的法术了。

    孙司景的声音本就非常的好听,那特殊的声色带着一种叫人无法抗拒的磁性。

    也许是因为陆翡听多了,所以她这才没有被孙司景的声音和模样双重要命的结合给吸引住了。

    要不然的话,此时此刻孙司景说了那么多的话,她估计是一个字都没有记下来的。

    要知道,前不久刚跟孙司景开始修习法术的时候,因为孙司景的一顿长篇大论,陆翡一时间一愣,一个走神就没有听清楚孙司景说的一个字。

    后来,陆翡被孙司景一挑逗,才知道自己是被孙司景那绝美的容颜和动听的声音给吸引住了,一时间是连孙司景说的什么话都不曾有半点记在心中。

    看陆翡那般模样就知道,她一定是被自己那绝美的容颜和动听的声音给迷住了。那也是,孙司景一贯是对自己的容貌和声音非常有自信的。

    陆翡被迷住了,那也是犯了每一个女人都会犯的错误而已。

    就是因为这样,孙司景那是叫一个浮夸的啊!

    孙司景那一张脸刹那间一变,是比平时多了几分邪魅。

    陆翡觉得这个人是在得寸进尺。

    旁人的眼光,孙司景自然是看都不会看一眼的。但那陆翡偏偏不同,是她被吸引住了,孙司景自然是求之不得的。

    而且,也是欢迎的。

    当然啦!那也是一回事。

    孙司景也就是笑了笑,挑逗了陆翡一番。

    后来还不是只得收回了自己的玩笑吗?

    自此之后,陆翡也是知道了自己的错误。

    她直到孙司景实在是生得好看,所以下一次是切不可再被孙司景给晃了心神了。要不然的话,就完蛋了。

    陆翡这样想着,心自然是多了几分坚定。

    在孙司景的蛊惑之下,陆翡慢慢的就有了抵抗力,对他产生了抗体。

    之后,不管孙司景是如何展现自己的美的,陆翡大致都能够抵抗得住的。

    陆翡倒是觉得孙司景平时还是挺无聊的。

    自己一直在这里修习法术,孙司景倒是不依不饶的,非常乐意守在自己的身边。

    还找了一个非常荒唐的理由说,说什么是害怕自己走火入魔之类的。

    但是,按照陆翡的了解,这个法术是不会走火入魔的。最多也就是会岔气而已,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但孙司景如此的乐此不惫的,陆翡也没有多说什么了。

    因为陆翡知道,只要自己企图拒绝孙司景的话,孙司景一定是会搬出非常多的理由直接将陆翡想要拒绝他的心思给打垮的。

    陆翡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了,对孙司景的‘无理取闹’,也是习惯了。自然,也是由得孙司景就这样去了。

    孙司景乐意这样做,就算是无聊,他也是心甘情愿。

    在陆翡看不见的时候,孙司景微微扬起的唇角真的非常动人,若是被旁人见了,一定会不自觉的就被孙司景给蛊惑了心神的。

    孙司景好看,这一点陆翡也是承认的。

    因为,他也的确是好看。

    ......

    呼。

    陆翡深吸了一口气,她挥手施法的趋势足渐变得稳定和均匀了起来。

    孙司景眼光一动,他的视线就这样落在了陆翡的身上。

    陆翡用了三日的时间,就掌握了布雨法术的后半部分,三日时间倒也在孙司景的意料之中。

    陆翡心中一动,不一会儿,竟是法术大成。

    孙司景见陆翡是要召唤云雨,他当即动手,一挥袖,便轻易的将陆翡的法术撤去。

    陆翡闷哼一声,她的法术已经大成了,并没有因为孙司景撤去了她的法术而受到一点的伤害。

    陆翡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

    陆翡缓缓睁眼,她一着眼,朦胧的视线很快就恢复了清明,她的眸中倒映着孙司景的面容,也足渐变得更加清晰了。

    孙司景拍拍手,“恭喜你,终于法术大成。”

    陆翡心中一动。

    在孙司景的示意之下,陆翡这才真正的相信自己法术的大成。原来,刚刚不是她的错觉啊!

    “真的吗?”

    陆翡的眼染上如星辰般耀眼的光,看向孙司景。

    孙司景毫不犹豫的迎上她光芒四射的眼,“是啊!”

    陆翡笑了笑。

    真的像孙司景说的一样,这法术的前半部分修炼起来的确是有些麻烦。陆翡这一段时间来可是日日都在修炼,时时刻刻都不忘记背诵口诀。虽然有的时候陆翡还是会忘记口诀就是了,不过,这后半部分修炼起来倒是容易了不少。

    孙司景看着陆翡的那一双眼睛突然弯了弯,像是月儿尖一般似的,“既然你已经法术成功,那么布雨的事情,就觉得在七日后了。”

    “七日后?”陆翡似乎是对这个世间安排有些意外,“为什么不是马上?”

    “就因为你的法术已经成功了?”

    “难道不是吗?”陆翡歪着头看了看孙司景。

    孙司景道:“不过是一次法术成功了而已,成功了一次,你觉得自己就能够成功第二次吗?”

    陆翡反问,“难道不是吗?”

    孙司景道:“那你现在将布雨的法术再施展一次瞧瞧。”

    “嗯。”

    陆翡应了孙司景一声,之后便开始念动口诀,双手截然有序的挥动起来,完整的阵法印记在陆翡的身前缓缓形成。

    前半过程倒是非常的顺利。

    只不过,这后半过程......陆翡似乎是造成了失误。

    中途的陆翡是似乎是因为忘记了最后的口诀,结果......还未有形成的阵法瞬间崩裂了。

    哗啦。

    那阵法破碎,措不及防间化作一滩水瞬间朝着孙司景和陆翡的头顶直接浇了下来。

    孙司景和陆翡二人也是始料未及,就被淋成了落汤鸡的模样。

    他们两个人的半身都湿了个透彻。

    陆翡终于明白了孙司景刚刚说的话了。

    孙司景淡定的抬起手来,简单的抹了抹自己脸上的水。

    “现在,你是知道了吗?”

    孙司景的声音悠悠传来。

    陆翡也抬起手来,抹去了脸上一部分的水。

    她一睁眼,就看见了孙司景那一张颇有几分狼狈的脸。

    陆翡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最终是忍不住直接笑出来了。

    因为听见了她的笑声,所以孙司景下意识的看了她一眼,“你也好不到哪里去。”

    陆翡没多久就收回了自己的笑声。

    孙司景说,“所以你现在是明白了吗?你以为成功第一次就能够成功第二次了吗?你失败的原因,是因为对口诀的不熟练度,以及控制不了阵法。最后几句口诀忘记了?”

    陆翡抿了抿唇,点点头。

    孙司景道:“所以,你还差了一点。看来水神平时应该没在你面前耍大牌,弄得你这个弟子对自己的能力实在是太过自信了。”

    陆翡没有说话。

    她自知自己在嘴上不是孙司景的对手。所以,她选择了放弃。

    孙司景继续说道,“这几日你再好好练练,加强对法术的熟练度。”

    “知道了。”

    陆翡回答。

    “要是下一次再是这样的后果的话,我怕你多来几次应该会把整间房都淹了。”孙司景淡淡的道。

    陆翡目光一动,视线因为孙司景的话而落在了孙司景的身上。

    好在法术未成,洒下来的水也没有直接淹了整间房。这一点,还是让陆翡有些骄傲的。

    现在看来,好在水力不大。

    陆翡眸光一惊。

    她看孙司景的时候,这才看见了孙司景胸口的衣衫敞开了半数,那水珠缓缓落下,划过他好看的锁骨,落入他的胸膛。

    陆翡见了这一幕,她心中竟是觉得有些......燥热。

    孙司景见陆翡是呆了目光,他顺着陆翡的目光看来,视线落在了自己的胸口,孙司景轻笑一声,缓缓发声,“好看吗?”

    他的声音带着几分蛊惑的感觉,陆翡的一听,她下意识的开口说话,“好......”刚开口了半个字,陆翡就立刻回过神来了,她一抬头,就对上了孙司景那一双笑吟吟的眼睛,“我没看什么。”

    陆翡睁着眼睛说瞎话。

    孙司景目光一转,视线落在了陆翡的胸口上,“我也什么都没有看见。”

    “什么......”

    陆翡顺着孙司景的目光看来,她微微垂眸,正好看见了自己的领口和孙司景的领口一样,敞开了半数。

    下一瞬,陆翡整个人都愣住了,“你......”她立刻捂住自己的胸口,恼羞成怒的昂首看向孙司景,“不许看。”

    孙司景摇摇头,佯装出一脸无辜的样子,“我什么都没有看见啊!”

    “你......流氓。”陆翡咬牙。

    孙司景道:“我可以负责。”

    “别说了......”

    “我真的可以负责,只要你一句话的事。”孙司景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给我出去。”陆翡凶道。

    孙司景有些犹豫,“可是......这里是我的房间。”

    陆翡瞪了他一眼,“出去。”

    “好、好、好,我出去。”

    孙司景立刻动身。

    孙司景下榻,他刚走了几步,又转过头来看看陆翡。

    陆翡依旧捂着自己的胸口,瞪着他,“出去啊!”

    “好。”

    孙司景立刻回过头来,转身,就连步伐也快了。

    吱呀。

    吱呀。

    这门一开一合,倒是快速。

    见孙司景真的出去之后,陆翡这才悄悄的松了一口气。

    这都是什么事啊?

    ......

    刚出来的孙司景正好与小二撞上了一个尴尬的对视。

    孙司景:“......”

    小二:“......”

    孙司景呵呵一笑,缓解空气中莫名的尴尬。

    小二看了一眼孙司景湿了的上半身,“公子,您这是......怎么了?”

    孙司景扬扬手,笑道:“没事啊!就是......”

    “哦。我知道了。”

    小二脑子一灵光,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突然一脸明白的样子看着孙司景。

    被突然打断话的孙司景:“......”

    小二说道:“公子是不是惹着自家夫人生气了?所以就被......欺负了?”

    孙司景:“......”

    正好听得一清二楚的陆翡:“......”

    孙司景哈哈大笑,“那么明显的吗?”

    “难不成这是尊夫人的情趣吗?”小二天真的歪了歪头,看着孙司景。

    孙司景抿了抿唇,佯装出一脸非常难过的样子,“没办法,是因为在下看了一些不该看的。”

    “啊?”纯情的单身狗汉子小二一愣,转眼间是脸都红了。

    “所以,你知道我的难处了吗?”

    “公子实在是太苦了,这冷水浇在身上若是公子染上了什么病痛,岂不是夫人心疼吗?”

    “你说的实在是太有道理。”孙司景附和的道。

    “公子没事吧?”小二立刻抽出自己身上的一方干净的手帕递给孙司景。

    孙司景接过他递过来的手帕,擦了擦,“多谢你了。不过,内子比较害羞,是如此的。”

    小二道:“夫妻之间是没什么隔夜仇的,反正都是夫妻啊!坦诚相待也是正常的。”

    孙司景笑了笑,“是吗?你觉得我们是夫妻?”

    小二诚实的点点头,“瞧着像极了,难道不是吗?”

    他们都每每都看见孙司景和陆翡二人都是一起来来回回的同房,难道不是吗?

    孙司景没有做出任何的回答,他只是笑了笑。

    “那个,你去忙吧!”

    “好。”

    小二识趣的没有多说什么,便走了。

    孙司景看着小二离开的身影,是响起了他刚刚说的话,嘴角便扬起了一丝锐不可察的笑意。

    在房里的陆翡抿了抿唇,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真的......看见了吗?

    陆翡缓缓放开了捂住自己胸口的双手,她看了看自己的胸口。

    不会吧......

    陆翡眼神一动。

    还有,刚刚那个小二说的话,他也没有反驳。

    他就那么喜欢在嘴上占自己的便宜吗?

    陆翡实在是看不透孙司景的意图到底是什么?

    男人的心思实在是太难猜了。

    未完待续!
最新网址:www.xbiquke.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